看雪
底色 字色 字号

看雪

    今天赶了一天的路,昨天又是折磨她到凌晨,沉清夷洗完澡就抱着小赌上了床。也终究是累到了,放过了她。
    两人一觉睡到了午饭时间,睁眼的时候一看表,陈怡情惊呼。
    “怎么了?”沉清夷半眯着眼。
    “都十一点了!我们明天就回家了,今天还睡到了十一点!根本就没时间玩!”
    沉清夷搂过女孩道:“十一点就十一点,来就是看雪的,看到雪不就够了。”
    ……说得也有道理。
    “那我们今天去干嘛?”
    “看雪。”
    “……”
    于是匆匆吃完饭的两人竟也没有任何安排地上路了。最后越野车停在了一片樟子松外,和草原交接。草原是一片雪白,樟子松凝霜挂雪,透出一点翠绿。
    “下来玩吧,记得戴好手套。”沉清夷叮嘱她。
    陈怡情跳下了车,愣了神。
    不同于东舟山间的雪,被环绕在山村中。这里的雪是松松软软的,遍铺在辽阔中。
    陈怡情的心脏似乎被大自然轻撞了一下,忽然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不必拘泥于方寸的课桌之间,不必拘泥于并不是自己的错产生的谩骂,林梅对她的“爱”是不是真的也不重要。
    一团小雪球砸了过来,陈怡情回过神,闪光灯亮起。
    女孩被雪球砸中后呆楞的表情赫然出现在了沉清夷手中的相机里。
    “好呆啊,陈怡情。”沉清夷放大屏幕说道。
    陈怡情郝颜,朝沉清夷扑了过去。跑到一半就被脚下的雪绊倒,又是一声快门的咔嚓声。
    “啊啊啊啊沉清夷!”陈怡情尖叫着搓雪球砸他,又是向他扑过去。终于扑倒男生,陈怡情使坏地往他脖子里塞雪,沉清夷也终究是认错。
    玩了一会陈怡情感觉整个人都冻僵了,隔着手套都感觉到手指僵硬。
    沉清夷拉起她上了车,把热气开到最大。
    暖空气一蒸,雪迅速融化,陈怡情的睫毛上,额头的碎发上,都是小水珠。还好穿得防水的鞋,脚没有被打湿。
    “好玩吗?”沉清夷搓着她的手问。
    陈怡情点点头。
    “那明天回去记得把寒假作业补了。”
    “……”
    俩人就在车里看着不时有簌簌的雪团从松树顶上落下,方圆百里很少有动物出现,偶尔会有几只耐寒的不知是什么种类的候鸟。万物寂寥,只有开着暖空调的发动机的轰鸣声。
    俩人吹了很久的暖气,缓了过来,手脚都暖烘烘的。
    “沉清夷,过年为什么不回家。”陈怡情问他。
    沉清夷思考了很久,似乎在想怎么回答。
    “所以,我的小赌还好奇什么呢?”他开口。
    陈怡情的好奇有一肚子,但问出口却是:“你家里是干什么的啊。”
    沉清夷斟酌着,回答她就是普通干部家庭。
    “那你为什么转学过来啊?”
    “我母亲去世了,她叮嘱我带她回家。”
    话题忽然变得沉重,好像戳到了沉清夷的掩埋秘密,陈怡情惶恐,再问下去像盘问犯人一般。
    “对不起……”陈怡情握了握他的手。
    良久,她小心翼翼地问:“没啦?”
    “没了。”沉清夷坦荡回答,确实好像也没在撒谎。
    “小赌,你认为上海应该是什么样的?”男生转头看向她,手上的相机还闪烁着光。
    陈怡情忽然哑口了,她只在电视上见过上海浮夸的纸醉金迷,让她说出具体的,她却说不出。后来她才知道,上海和她最大的鸿沟就是,数学题里的少年宫她用了二十多年才走到,而她上海的大学同学,却是出生就知道。
    树丛中的候鸟仿佛受到惊吓,几只鸟扑腾着翅膀起飞,带下树梢几股厚重的雪,落在车旁。
    “你以后就知道了。”沉清夷却这样告诉她。
    男生敲着相机外壳,“所以……期末考试的错位相减怎么又错了。”
    陈怡情冲过去捂住了他的嘴:“现在不许说!”
    后来,看雪真的只是简单的看雪,跨越了一千多公里来到没有一个人认识他们的海拉尔,驻在皑皑白雪中。很久的后来,这都是陈怡情觉得自己做过的最浪漫的事情。
    大年初三下午,两个人就像特种兵一样回到了东舟,穿着厚厚保暖内衣的陈怡情一下子没适应过来,东舟热得她满头大汗。
    沉清夷把她送回了家。
    “上去换衣服吧,我在这里等你,记得把作业本带上。”
    陈怡情觉得头上的汗珠又多冒出来了几颗。
    回到家,林梅和陈峰还在乡下没过来,陈怡情小心翼翼地将厚厚的羽绒服和内搭收起放好,厚底靴又收近了不常穿类的鞋柜里,最后把保暖内衣脱到洗衣机里,检查了一下家里没有活动痕迹,送了一口气。
    最后她还是没有收作业本,一般这个时候很容易被杀回马枪。要是林梅今天看完外公后直接回东舟,回家发现什么痕迹都没有,那自己真的死定了。
    陈怡情站在隐秘的角落里和沉清夷这样解释道。
    沉清夷看着女生打结缠绕的手指,了然于心,“好,小赌。”
    女生站着,眼神闪烁,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
    “怎么了?”
    “我……我就是觉得不真实……脑子晕晕的……”
    忽然嘴巴吃痛,沉清夷咬了上来,狠狠咬了她一口。
    “现在真实了吗?”
    ……
    “……真实了。”
    “嗯,作业别忘了补。”
    “……”
    ————————————————————————————————————————————
    特种兵,太吊了,年轻就是好啊,呜呜呜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