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
底色 字色 字号

年年

    陈怡情做梦了,在梦里自己的小穴一直流水,瘙痒难耐,哀求着想被填满,而罪魁祸首竟然在用舌头仔细舔着她的脚,淫水越流越多,男生还使坏地开口让她求他。
    羞愧地从梦中惊醒,梦里的罪魁祸首躺在她身边,睡眼惺忪地问:“怎么啦?”
    总不能说我梦见你舔我脚吧?!
    “都怪你!”陈怡情红着脸背过身去。
    沉清夷从背后环抱了上来,道:“嗯,都怪我。”
    屋外的阳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照在两人身上,陈怡情伸手去接。
    “今年过年好热,我还是喜欢小的时候,那时候东舟还会下雪,我就在家里的雪地里漫山遍野地跑。”她轻轻叹了口气,“可惜好久都没下雪了。”
    沉清夷用鼻子磨蹭着她的后颈,问:“妈妈几号过完年回东舟?”
    陈怡情伸出手指盘算:“今天初一要在家等近邻来拜年,初二要去舅公家,初叁要去外公家,初四回东舟。”
    “那够了。”沉清夷伸手去床头够手机。
    “什么够了?”女生抱着他的腰问。
    打开软件订票,抽出手来摸摸她的头,回答:“看雪够了。”
    陈怡情猛地抬头望着他问:“去哪看雪!”
    “海拉尔。”沉清夷低头嘬了她一口,“我们现在还有半小时的收东西时间。”
    陈怡情没有坐过飞机,只在初叁那年坐高铁去南京找过小姨,当时她对一切都好奇,却没有自卑这个认知。
    沉清夷牵着她的手在机场过安检的时候,她手心微微出汗,把手抽了出来。沉清夷又俯下身牵了过来,牢牢地把她每一根手指都插在自己的指缝中,道:“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陈怡情头上戴着厚厚的针织帽,抬眸望着他的时候眼睛被盖住了一半,她用另一手把帽子往上扶了扶露出眼睛,指甲抠了抠男生的手背,问他:“你以前跟女朋友这样私奔过没?”
    “我以前没有女朋友。”
    “切!”陈怡情小小翻了个白眼,“男生都这么说!操兴城还跟我们班一个女生说他只谈过一次恋爱呢!还说以前那是小时候不懂事,对她才是认真的。”
    “真没有。”沉清夷冤枉,“那你以后和别人说的时候可不可以也说只谈过一次,让我最起码存在过。”
    陈怡情红着脸伸出拳头捶他,男生到处躲闪求饶。
    打闹着陈怡情却也是忘记了紧张,被沉清夷拉着去值了机。
    冬天的海拉尔就像遗落在北境的一颗明珠,寂静,寒冷,不似长白山般热闹,只有当地的居民和回来过新年的游子。路上零星路人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头脸手全部包起,露在外面的皮肤只有一双眼睛。
    陈怡情从小都在南方长大,东舟最冷不过2008年的雪灾,气温达到了零下十度,那时候她都感觉整个人都要寄生在火炉旁。
    回家已经把自己最厚的羽绒服收拾上了,裹得里叁层外叁层,但当出机场的那一刻西伯利亚寒流袭来的时候,她还是冷得往沉清夷怀里钻。
    到达海拉尔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冬日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斜照下整个机场,夕阳就像冰箱里的照明灯,没有一点温度。
    沉清夷早早约好了一辆越野车,师傅把车停在了两人面前,车上绑着厚重的防滑链,配置着扎实的雪地胎。
    男生把她塞进副驾驶,提上行李放进后备箱,在窗外和师傅确认了一些事项后打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来。
    “你会开车?!”
    沉清夷脱去外套放在后座,看了她一眼,俯身过来。
    陈怡情以为他要亲她,手搭上男生的脖子,结果“啪”一声,沉清夷帮她系好了安全带。陈怡情的手还搭在空中,男生笑出声,在她嘴巴上啵了一口。
    回正身子,沉清夷系好自己的安全带,发动车子驶出机场,回答她:“嗯,之前在美国拿了驾照。”
    陈怡情哦了一声。
    她从来没问过沉清夷的家世,不是不好奇,是害怕。害怕去了解,害怕了解过后发现原来自己和他之间隔的是马里亚纳海沟。
    过年沉清夷没有回上海,她也不问,也从不打听他为什么转学。她不问,沉清夷也从没主动说过。
    公路上的积雪被清扫过,堆在路旁。公路外是白茫茫的一片,远处有几处烟囱冒着热气的人家。
    他们一路向西,夕阳像一颗咸蛋黄低垂在车窗前的公路上,阳光洒在两人的脸上,他们就像追赶落日一般。陈怡情拿出手机对着前挡拍了一张照。
    “下面还痛不痛?”沉清夷问。
    怎么会有人在这么浪漫自由的景色下问这种问题?!陈怡情懒得回答他,收起手机看路边的风景。
    “热不热?”沉清夷再问。
    车上开了空调,上车后陈怡情的帽子和围巾外套都忘记了脱,这会已经额头冒汗了。闻言她拽下帽子围巾,拉下外套拉链,一股脑往后座一塞,也还是没开口。
    “我母亲在我高一暑假那年去世的。”沉清夷开口,“驾照也是那个时候在美国学的。”
    陈怡情一愣,心中酸涩了一下,哦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女生指着天空上还在扑腾的候鸟,惊呼出口,“你看,现在竟然还有鸟!”
    沉清夷没有看鸟,侧头看了下头发乱糟糟的女生,提醒她:“相机在后座我的背包里。”
    女生俯身去后面拿相机,是富士的数码相机。她琢磨了会怎么拍照,很快就上手,带着十二万分的热情,对着窗外咔擦咔擦,鸟,夕阳,树林,公路,全出现在相机里。
    最后她眯着眼睛看着取景框,驾驶座的人专心地看着前方路况,侧脸的线条被深色的高领内搭衬得更明显。陈怡情咔擦,男生侧脸俨然被记录在了屏幕上。
    陈怡情低头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夸了一下自己,“我以后考不上大学就去当摄影师。”
    沉清夷肯定她:“考上了也可以当。”
    陈怡情又把相机翻了过来,胳膊伸长,从副驾驶侧方对着自己和沉清夷,手比了一个“耶”,按下快门。
    沉清夷瞥向了她手里的屏幕,女生笑得灿烂,露出一排牙齿,眼睛眯成了月牙,身子贴向自己这边,比着一个耶。这是他们的第一张合照。
    草原和林海相接,车子驶入雾凇林,簌簌的雪花从树上飘落,白棱晶莹剔透,万物寂寥。
    陈怡情忽然想起来今天还是大年初一,自己却像做梦一样几乎到达了中国最北境。
    “我们那边有个习俗,说大年初一这天不能洗头,不能扫地,不然一年都是霉运。”陈怡情侧头看着他道:“今年初一我们一直在一起,寓意着我们今年一年都会在一起!”
    沉清夷抽出一只手来握着她,纠正道:“不是一年,是年年。”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