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野人(太子h,肏尿/内射) rouwennp.m e
底色 字色 字号

30.野人(太子h,肏尿/内射) rouwennp.m e

    内壁紧致却湿滑,昂扬巨物横冲直撞地往最深处探寻,寸寸逼进,直至顶到一处温热的软肉时,自龟头至根茎处都感受到一股极致眩晕感。
    “……哦,进来了。”元臻满足地喟叹出声,想要开始发力抽插,却被牢牢吸住,动弹不得。
    “真紧,好爽……”他艰难地吞咽着口水,一巴掌拍打在公主娇嫩的屁股上,“……嘶,别夹!”
    说疼谈不上,只是撑得厉害,锦屏呼吸都乱了节拍,咬着牙弓起身子想躲。被元臻察觉了意图,按着她的肩膀往下压,狰狞的肉棒插得更深,连囊袋都恨不得挤进去。
    粗长狰狞的肉棒整根插入,原本就狭窄的肉缝被撑开成一个圆形的洞口,边缘一圈的肉都绷得发白,两片花唇无力地耷拉在旁。
    硕大的龟头好像卡在了里面似的,进退两难,元臻顺着本能托住了她的腿窝,强行掰开双腿,用先前揉她奶子的手法慢慢揉搓着两瓣臀肉。
    两根拇指在公主阴阜与前庭处同时又揉又按,想要帮她放松些。
    当真是被捧在手里把玩的姿态,锦屏又羞又气,从前在床榻之上,陆乘渊纵然肏得狠,但毕竟也是对她百般疼爱,何曾以如此羞耻的姿势令她敞开穴任人玩弄?夲伩首髮站:wan be nge.c c 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她猛地憋着一口气往里吸,狠狠夹住了他。
    元臻并不知晓自己实则是头一回肏女穴,险些被她夹得缴械,腰腹一沉,竟顺势抽出来小半截。
    穴口因为他抽插的动作开始剧烈收缩,小公主被他肏了两下就开始眼发花,手指在他背后用力地挠,控制不住地啐道:“轻一些,你轻一些呀!你给我出去……”
    “告诉过你了,轻不了。”
    酒意发散,额角也开始慢慢渗着汗,元臻哪里由得了她做主,抽着身退出时,留了龟头在里面不动,再次顶入,又要肏到宫口,锦屏被折磨得要发疯,偏偏被他牵制着不能动弹,双脚胡乱在空气里踹,喉咙都要扯哑了。
    “元臻,你这粗鲁的野人!!北地蛮种——啊!别顶了!!”
    吴国人久居江南富庶丰饶之地,瞧不起龙江以北所有人,野人、蛮种、伧鬼……这些无一不是用来侮辱他们北方人的,元臻在攻打洛川的那阵早已听腻了。
    可在床上,被这娇娇的公主喊起来,又跟那些战败的俘虏不同。
    他一点儿也不恼,只觉得更想肏她。
    “是啊,尊贵的吴国公主……正被野人肏得流水呢。”话音刚落,元臻调笑着挺腰送入,粗硕的肉棒所到之处,抚平甬道内每一寸褶皱,缠在茎身上的筋脉突突地跳。
    伴着他挑逗的话语和用力的抽插,锦屏紧绷着的小腹忽然一松,控制不住地喷出一股热液,与先前潮喷地感觉不同,这次是一股一股地往外喷,子宫深处又酸又麻……
    “公主,是尿了么?”元臻伸手在二人交合处摸了摸那团水渍,有些不确定,但他那似笑非笑的模样看起来又容易给人误解,像在得意。
    锦屏羞耻的几乎要垂泪……她的嗓子都哭哑了,虚弱地抬手给了元臻一巴掌:“闭嘴!”
    只是她这力气实在太小,元臻只觉得被轻轻摸了下。
    一股满足感溢满全身,他一边抽插一边笑道:“被肏尿了,到底谁是野人啊?”
    过了方才那股要射精的劲儿之后,元臻放慢了动作,做得轻柔,紧致的小穴已经慢慢适应了他的尺寸,低头看去,小公主双眸湿润,脸颊潮红,而两人粘连着的下体处,压着暗暗的一团水渍,分外撩人。
    “……你欺负人。”锦屏咬着唇,想瞪他都没力气,被动摇晃着身子,两团奶水波似得摇,“有本事肏死我算了!”
    “我喜欢死你!”
    元臻捧着她的脸颊,低头在她嘴唇上嘬了一口,笑得热烈又纯挚,肉棒顶在了子宫最深处。
    射意来袭,一瞬间精关大开,大量浓精喷射而出,全都灌进去了,一滴都不曾泄出来。
    锦屏因为他这灼灼目光浑身滚烫,元臻高大的身躯覆盖在她之上,却丝毫没有压迫之感,纠缠之际,他竟将两人的头发缠绕在一处打了个结,她侧着脸凝视,有些出神。
    “你们吴国说,结发夫妻——”他冷峻的面容也因为情欲过后的潮红变得温柔,“是不是这样?”
    锦屏平坦的小腹被灌满了精液,微微发胀,她有些恍惚地盯着床顶,喉咙口哽着什么似的,竟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