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花样(太子h)
底色 字色 字号

29.花样(太子h)

    她正慢条斯理地扯开衣衫上的绑带,直至两人赤裸相对。
    霎那,女子纤细曼妙的胴体一览无余,元臻心头一紧,眸色暗了几分,半醉半醒之间被公主推倒在床榻之间,任她骑坐在自己腰身上。
    烛火的阴影在两人之间摇曳,锦屏柔软的手指在他侧脸上来回抚摸,凭良心讲,元臻的皮相生得极好,五官深邃凌厉,剑眉星目,加上他平日里甚少言笑,不怒自威。
    偏偏这样清冷肃杀的一个男人,只为她一人沾染上情欲。
    如果没有哥哥的话,嫁给他应该会是个好选择。
    “公主要做什么?”元臻双眸泛红,喉咙发痒,她正赤裸着身体夹住自己的腰,穴口好像有阵阵热气往外翻涌,轻轻摇晃着蹭自己的腰,没一会儿,肌肉的沟壑里都淌满了淫水。
    锦屏夹拢了腿,贴他更紧,俯下身轻轻吐出舌尖,在他唇上舔逗:“跟你玩呀。”
    灵巧的香舌顶开他的牙关,吮住了元臻的舌头不肯松口,抽插舔送之际,暧昧的水渍贴在两人唇上,情色渐浓,一边吻着,她一边扭着腰,骑在他身上摇晃。
    元臻觉得自己真醉了,竟怀疑她方才说的,是“要玩你呀”。
    关于床第之事,他知晓与听闻的有限,从前只知道这一切都需由男人来主导,竟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花样,一簇火苗在心头点燃,须臾间就已燎原,控制不住挺了挺腰,去顶她的软穴。
    “……唔,好坏。”肉缝被顶开,一阵哆嗦后又吐出一团水,她牵住了元臻两只手,引到自己胸上,“弄得人好痒,给我揉揉呀。”
    光是这样娇媚地诱惑着还嫌不够,她又夹紧了腿摇了起来,敏感的穴肉蹭过他坚硬的腹肌,仿佛就要颠上了高潮,锦屏大口呵气,还不忘逗弄他,“好玩么?”
    丰盈的乳肉捧在手心里,沉甸甸的两团,元臻身下涨得已经发痛,暴虐地狠狠一揉,拖拽着将她反压在身下,眼神凌厉:“玩死你。”
    狰狞的肉棒又粗又长,上面缠绕着的血脉都已经凸起,仿佛要爆裂开来,锦屏伸手圈了圈试探,被着骇人的尺寸吓得心惊肉跳。
    元臻没有放过她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低着头咬她乳尖,然后插了一根手指进她软穴:“狼牙肏得爽,还是我肏得爽?”
    马车那一夜只有模糊的记忆,今晚他要仔细品尝珍馐佳肴。
    被一根指头插了会儿,内里放软了些,不再绞得那么紧了,元臻又塞进去一根,他生得高大,手也比寻常男子更大一些,两根指头进去,竟胀得发酸。
    偏偏那张吐着淫水的小穴就像吃不饱似的,狠狠吸嘬住了他两根指头,元臻改为一进一出,小穴就一直被塞满着,不曾松懈过。
    中指的指尖已经顶到了深处,元臻磨了磨牙齿,轻弹那藏在花肉之中的小核,他眯着眼打量身下女子潮红的脸庞,显然公主也已经被情欲牵动着,正因为他的抽插而高潮迭起。
    “……要。”锦屏公主双眼含泪,被刺激得重重颤抖,小穴里就像永不竭泽似的,不断冒出水。
    她的腿心痒痒的,又酥又麻,不再去害怕那样大一根肉棒是否能容纳,蹭着元臻的侧腰媚媚地暗示着,让他快些插进来。
    已经进行了扩张与润滑,元臻提着性器顶在穴口摩擦,试探着戳进去小半截。
    龟头浑圆饱胀,大得有些吓人,整根的长度甚是可观,锦屏疑心他发起狠来会将自己捅穿,楚楚可怜地哀道:“夫君记得轻一些。”
    “轻不了。”
    元臻不再刻意忍耐,挺着腰直插了进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