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8
底色 字色 字号

番外:8

    (使用爱笔思画提供之素材)
    ————
    「啊......!」
    「怎么了?」
    才正享受着久违的亲暱,姫彩这一叫令冴挑起眉来。
    通常这种时候都不会是什么正经事。不过,他还是会下意识的在听到姫彩的嗓音时往她那儿看去。
    「要是那两个孩子找不到对象怎么办?我没给他们找青梅竹马......」
    「......姑且只针对这个问题。就算是诣也已经十六岁了,你现在才意识到啊。」
    他和姫彩从婴儿时期就待在一起,能够长时间维持情爱而未被友谊定义彼此的关係,这种缘分并不是随处可见的。
    冴知道姫彩大概是一半在认真担心、一半纯粹在间聊,但他还是有坚持严肃的在意之处而开口,「我娶你不是只因为我们一起长大。」看着她虽不语却露出了微笑的样子,他注视着片刻后又补充道,「他们要不要建立家庭跟我们没关係,就让他们为自己的人生选择负责吧。不过......」盯着这张至今他依然没有看腻的脸,冴微微垂下眼帘,「虽然还不成熟,不过照这个样子下去还大有可为,才能方面你不用替他们操心。至于脸,既然他们像你也像我,这就足够证明他们不会没对象。」
    儘管小的时候还没有特别的想法,自从年少时久别重逢后,姫彩便感觉到冴愈发帅气,而且那也确实并非因为爱慕他所產生的错觉。每年情人节一到,冴所属的事务所都会收到大量寄给他的巧克力,网上的评论也不分男女的称讚他的容貌,这让姫彩确信她「看见」的和大眾一样,先不说显而易见的足球成绩无庸置疑的增添了强大的光环,冴光是相貌就已经是个极其出眾的帅哥。
    即便已步入中年,姫彩仍能因为看见冴的脸蛋而心花怒放。她其实从未问过在他眼中她的样貌究竟被打上多少分,她只知道他所作的任何选择从来都是最满意解。今日听他这么一说,她总算是有确切的答案了。
    那么一个好强的人主动将她和他相提并论,不是为了哄她,事实上他也从不拿无根据的事情这么做,他就只是把一直看在眼里的事实说出来罢了。
    只实话实说而导致直白的太过刻薄的习惯,用在她身上却处处都是蜜意。
    像真理一般理所当然的将她视作同样层级的人,冴的态度总是如此毫不迟疑,总是,令姫彩欣喜的如此死心塌地。
    「......我可以把刚才的话视为再生一个的许可吗?」
    「死都不要。」
    咯咯笑着,姫彩隻手捧着因他方才拐弯抹角的称讚而微热的脸颊,「可是我想要延续冴你不可多得的优良基因嘛!」眼帘微微低垂,她的眸子闪动着,「现在只能指望孙子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了。」
    偶尔,冴会思考自己从小到现在是怎么放任姫彩变得这般病态。每当他思索起缘由时,他总会很快的想起自己每一次都是怎么得出结论的——因为姫彩对他的爱慕让他感受极佳,于是他便从来没想过要阻止她。
    「凛的孩子也都是男孩,怎么办......」
    「就算是女孩也不行,你想无视法律啊。」
    看着姫彩闭着眼睛却笑盈盈的,冴想着她大概在脑海里欣赏着她口中所说的「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孙子」,就像她在作画以前总会在脑袋瓜里将破碎的常理拼凑成作品那样,这让他感觉她是认真的。
    姫彩是不想像的,她只「看见」——这么多年来,冴也渐渐被她的这一说词影响。
    他偶尔也会觉得她说的话不可理喻,但他相信姫彩那如直觉般的见识,而最后的结果往往印证了她的说法。或许,未来真的会有个和他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孙子也说不定,冴已经能够这么单纯的相信。
    姫彩这副模样也是他宠出来的,就算最后事情发展并非如此,他也甘之如飴的享受和她构筑一些梦。
    沉默片刻用作思索,冴随后开口,「我说姫彩,两週后我有假,去一趟西班牙吧。」
    「可以吗?」眼一睁就是闪闪发光,姫彩高兴不过眨眼的时间,她很快的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将嘴角的上扬给收起,「但是啊,星不让我去啊。」
    她这么一说,令冴挑了挑眉,「星不让你去?」
    「小时候明明说『最喜欢妈妈』的星,说什么『妈妈在会干扰到他』所以出国前再三提醒我不许去找他。」
    「......我大致上了解是为什么。」
    「哈啾!」
    「睡觉的时候踢被子的毛病又犯了啊,诣。」
    「才没有啊,就是突然觉得很想打喷嚏而已。」
    训练中途,大汗淋漓的星与诣一块儿到场边补充水分。星本还在想着等会儿的练习菜单,却被诣忽地呛出的一声吸引了注意。
    还待在日本的时候,他们俩都是睡在一块的,连棉被都是共用。自从会半夜冷醒后,星便发现自己的弟弟睡姿极差这件事。从小到大他也不知道在夜半时分帮诣盖过多少次被子了。
    要是诣着凉了,肯定是他晚上又乱掀棉被了——这种想法老早在星的脑里根深蒂固。
    「我真的没有感冒啦。」伸手拧了拧鼻子后,诣这才回过头来看向星,「对了哥哥,你知道我昨晚做恶梦梦到什么吗?」
    「啊?能有什么好怕的?」
    「我梦到妈妈哭了。」
    「......哈啊。」
    「超可怕的对吧。」
    那脸仍然是没有给出什么情绪,可身子就不同了。一听见关键词,星顿时一僵。
    要说什么是糸师家最害怕的事,那绝对非他们的女主人哭泣莫属。
    毕竟那是连他们那不苟言笑又一向冷静的父亲都难以处理的局面。那倒也不是说家里的谁都安抚不了他们的妈妈,父亲的陪伴通常就足以让泪如雨下的母亲在一阵子后重新展露笑容。但那样冷静的父亲眼里居然也会有闪过慌乱的时刻,这对兄弟俩来说简直是奇景。
    见识过哭的比摔伤的诣还难受的姫彩以后,年幼的星便拉着诣一块儿暗自发誓绝不想再经歷一次了。
    比起单纯的只是想变得和哥哥一样坚强的诣,星的出发点更多的是不愿面对情绪起起伏伏的妈妈。
    也许,他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和父亲相像。他那张和冴如出一辙的皮囊,埋藏于其中的是如姫彩一般多愁善感的心。
    要说是个人坚持也好,是叛逆期也罢,甚至是作为兄长与长子的尊严,星一直小心翼翼的掩藏着自己和母亲极为相似的那一部份。
    糸师星,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少年。
    「嗯——总感觉过没多久就会看见妈妈。」
    「不要乱说话,诣。」
    伸手拿起马克杯,冴啜饮了几口后说道,「你啊,别太宠他了。是我和你去西班牙旅游,轮不到他来干涉。」
    姫彩没有说话,就只是轻笑着,为即将到来的假期感到雀跃。毕竟,他们俩因为工作的关係经常分隔两地。
    眼角馀光瞄到时鐘,姫彩看了下时间,想着晚餐时间将至的她决定先去煮饭,以免自己又在沉浸于作画之时不知不觉把家人给饿着。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做饭吧。」
    「这不是还差一点而已吗?我无所谓啊。」
    两人接连站起身来,姫彩摇了摇头、伸手轻按冴的肩膀让他坐着即可,「那你可会饿坏啊。」
    「我已经习惯等你了。」拉着她试图按住自己的手,不费吹灰之力与她同样起身的冴注视着她,「只有在你作画的时候,我才会让步。」
    紫藤的眸里映照出的彷彿是记忆里头的那个男孩,是那个桀驁不驯的少年,是那个许给她后半生的青年。
    那样一个只愿做第一的男人,却在面对绘画时,甘愿在她心中与之并排。细数过往,他自始至终都是如此,他从来不懂画,却把画在她心里的份量理解透彻。
    这世上第一道光,正是他给予她的。
    「冴......!冴......!」盯着自己的丈夫,姫彩忽地激动的双眼瞪大,「等我一下!」
    明白她这番反应原因为何,冴就是看着姫彩连忙转身提笔,在调色盘中创造可塑性,接着在画布上画龙点睛。彷彿用尽她全身力气似的,整幅作品的灵魂在这一笔下终于诞生,令她不由得大口呼吸了几回。
    小夜流姫彩,以黑暗画作闻名,其最具特色之处,正是在于画作里头总会有那么一处明亮而温暖的小豆色。许多人从她各个作品中推敲那抹亮色的意义为何,正反两面的意见拉锯着,但从没有一方说法获得证实,这也成了粉丝间乐于探讨的问题之一。
    「感觉怎么样?」自个儿欣赏了作品一会儿后,姫彩这才回过头来笑着问冴。
    那是一张画有全家人的图。色调依旧幽暗,以外人来看恐怕还会觉得不祥。不过,当团聚在一起的他们手中捧有如光芒般的亮点以后,画面的意境再一次的大相逕庭。
    出色的画作与出彩的笑容填满了那双绿眸,冴微微垂下眼帘,嘴角扬起浅浅的笑意,「很厉害啊,姫彩。」
    他依旧不懂画,依旧,只懂得那份如倾落的阳光一般的爱将会伴随着作品永远留传下去。
    那是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不言而喻。
    (全文完)
    ————
    先别急着走!
    因为之前忘记的关係
    还有下一章的角色资料才会全部完结喔ヽ(??▽?)ノ
    糸师星(itoshisei)
    糸师诣(itoshimai)
    兄弟俩的名字就是冴跟姬彩的名字重新排列组合而已
    比较可惜的是没有在文内提到他们的风格
    星是「构筑最美丽的连结」的中场
    诣是「打破最丑恶的连锁」的后卫
    是根据冴和姬彩的特色设定的
    我个人认为要是有在文里提及这点的话
    大家会更早发现其实兄弟俩都更像姬彩
    诣没有意识到这点
    倒是星因为很早有自知之明所以怕被姬彩感染太深
    就像上一章星一听到「看见」就马上想到是姬彩说的
    他不是讨厌姬彩而是再这样下去他会太感性
    毕竟是把冴的自尊心完美继承的长子
    就算心里感性的不得了
    他表面上还是跟冴一样冷冷的、没有什么反应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命名这对兄弟
    除了单纯的出发点:要从冴跟姬彩的名字拆出来
    另外一点就是要像冴跟凛的关联一样
    冴和凛的名字都有冫字
    个性篇冷淡+他们有看海的习惯
    那星跟诣虽然部首无法对应
    不过都有日字
    他们俩的习惯则是看夜空+骨子里偏激彩的情感强烈
    最后让我确定星跟诣选字的原因则是字义
    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冴喜欢的歌:tofubeats「水星(feat.仮谷せいら)」
    他说听这首歌能让他冷静
    里面有歌词如「闪亮的星光」或「到水星旅游」一类的歌词
    星的名字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至于诣
    诣有到达之意
    也就是说
    这对兄弟的诞生
    对应歌词的「带你去更闪亮的地方」
    对冴而言正是他带着姬彩两个人一起到达了水星的意思
    想必是相当寧静美好的时刻吧
    本来有想要写姬彩跑去西班牙找冴之类的桥段
    不过因为是足球云观眾的关係
    我完全不知道皇马的生态长怎样
    我感觉会写出太多云到翻白眼的内容所以作罢
    还有一个是类似在说两个人分别在西班牙跟法国时的生活
    稍微拆了一点内容改写进番外:
    就是姬彩其实偷偷用了很多跟冴相关的產品这点
    原本完整桥段是在说冴意外发现姬彩有买他的周边
    于是跟厂商要了一些没用上的照片、不动声色的送给人在法国的姬彩
    老早盘算好她会在收到的时候又羞又厨的独自凌乱
    另一个一样是分隔两地的故事
    是关于情人节的描述:
    根据公式书说经纪人表示冴他去年收到了两千个左右的巧克力
    得知这件事的姬彩想说之前因为他都没有消息所以不敢打扰他
    其实她早就想送冴巧克力了
    在两人交往后迎来的第一个情人节时做了巧克力
    后续大概是冴特地让经纪人把特定包装的巧克力留下来给他
    在经纪人惊讶他居然有收巧克力的打算时
    只有冴知道那是姬彩说好要给他的
    甚至当着大家的面吃的津津有味
    也有想过要写姬彩到西班牙去找冴:
    是想安排她以女友的身分出现在冴的队友面前
    队友会一直调侃冴之类的
    不过就像前面说的我不懂皇马生态
    我甚至不知道冴哥在那边算不算有学籍、是不是住宿舍的状态
    而且要瞎掰出他的队友太困难了
    于是这个就是稍微想想也没有要写出来的打算
    还有像是处理姬彩对待凛的这部分
    忘记之前有没有提过了
    在凛跟冴闹矛盾以前他都是叫姬彩「姬彩姐姐」
    闹矛盾以后则是「姬彩姐」
    某方面来说也是因为年龄大了会让原本的称呼叫得很彆扭
    还有就是姬彩叫他「小凛」的时候特别像在对待小孩子
    所以他很强硬地要姬彩也跟着把称呼改掉
    原本有要描写关于凛怎么看待姬彩跟自己哥哥的感情这件事
    毕竟这对兄弟的羈绊原作就写在那
    有稍微构想两个路线
    像是「很崇拜的哥哥和对自己很温柔的邻居姐姐」或是「想要抢走哥哥的傢伙」
    前者的心态算是:
    虽然一样是抢了哥哥
    不过因为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姐姐
    对自己也很好
    所以哥哥要谈恋爱也只能跟和他也很熟很好的姬彩在一起他才甘心一点
    后者的心态是:
    知道姬彩对他很好
    但她试图佔有哥哥这件事同样不可饶恕
    大概是又爱又恨的状态
    不过不管是哪一个都没有让凛对姬彩有超出友谊的感情就是了
    我只是想看凛扭哥哥又被抢走啦(x)
    最后因为感觉写起来会花太多篇幅所以通通砍了
    只让凛担任如何看待冴跟姬彩感情的位置
    至于凛确切在这部同人里面对姬彩时是什么心态
    要套用以上两种我觉得都可以
    对角色资料没兴趣的朋友
    希望我们未来还能在其他作品再次相见
    而有兴趣的朋友呢
    我们就下一章再见啦(o゜▽゜)o☆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