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二章

    那一天起,一切好像走上了正轨,却又像是从此偏离了轨道。
    一个姫彩没有见过的中年男子在店内无人之时走了进来,却和老夫妻像是旧识那般间聊,熟悉的点着老顾客才懂的餐点,在彷彿他专属的固定位置坐了下来,他的举措无一不显示出他对拉麵店的熟稔。
    寻常的客人倒也没有那样的气场,悄悄在一旁听着的三人聊天的姫彩也确认了自己所见所想并没有错。
    男人是个长年在国外的商人,早年便以经商致富。也许早已吃遍各国美食,但这间店陪了他走过年少时光,因此当他一回国,他一定会来这里吃上一碗回忆。
    姫彩的存在,对富商来说很是新奇。他记得他上一回来光顾时还没见过她,便向老夫妻询问这个年纪轻轻就工作至晚间的少女是什么来歷。
    彷彿提醒了他们俩似的,老爷爷双手一拍,直说富商最喜欢鑑赏艺术品,说姫彩专攻绘画,老太太也让她赶紧拿出自己的作品给富商瞧瞧。
    小小的书包哪能装上什么像样的画作?姫彩的作品不是放在社团教室,就是摆在家里,放在她书包里头的,就只有像护身符一样的画本了。
    才说了没有带,书包便已被老太太拎了起来,她一面不可置信的碎念,一面一把往里头翻找,一下子就把两本画本全搜了出来。
    姫彩心里气,奈何对方是老闆娘,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老爷爷将本子拿给富商评价。
    「......对不起,手边有的也只有小时候的东西了。」
    「没关係没关係,那也是人的一种足跡,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何况好的艺术并不被年龄侷限。」
    富商笑着,连脸上的皱纹都被挑起,绝对称不上好看,但一定是慈眉善目的。他尊重姫彩意愿而迟迟没有将画本打开的态度,让她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是非常有生命力的表现啊。」
    「......谢谢。」
    不晓得看过多少评论者的表情,姫彩知道男人这是在给予「礼貌」,而非是「讚赏」,只要知道了这一点,回以客套的笑容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她本来也就不期待小学时的东西能够让已经是高中生的她得到什么赏识。
    「这个是......」当翻到其中一页时,富商那客气的笑脸一下子变了,开始认真而仔细的端详那幅画作。
    正是因为知晓观者的神色传递出的讯息为何,姫彩才更加难以置信。
    让男子双眼为之一亮的,是她头一次以凛为主角所作之画,也是她第一次运用如此幽暗的色调完成的作品。
    如果说,画本里那些明亮而美好的事物一如往常的无法引起他人的兴趣,那或许让姫彩好受一些,毕竟她也习惯了。然而,明明是小时候的创作,明明是她不愿呈现过多的黑暗,如今却被大力的讚赏着。
    听到姫彩目前没有带更多这样的画在身边,富商还兴致勃勃的追问出她确实有发洩时所作的阴暗作品在家里头,连忙将他的名片递给了她,希望她能够继续画出这等程度的画作,作为交换,他非常乐意与她展开合作关係。
    「每当我感受到『就是这个了!』的时候,那就不会错了。」富商将画本递还给姫彩,面上的笑意顿时因充满了野心而神采奕奕,「别看大叔这样,我啊,可不会放过能登上第一位的东西。」
    接过画本的姫彩还没能缓一缓颊上的冷汗,富商便要她不要急着做决定,等到想清楚的时候,随时联络他都没有问题。
    「太好啦小姫彩,原来你有不得了的天赋啊?之前还觉得你画不出什么名堂来着。」
    「还想着等你毕业了找不到工作的话,还可以再来给我们当帮手呢。要是成了有名的画家,记得替我们美言几句啊!」
    彷彿眾人一同发现了尚无人知晓的新星一般,气氛一下子活络了起来。然而,此刻的姫彩却并没有跟着沉浸在欢乐里头。
    或许,也只有她一个人陷在迷茫与恐惧之中。
    深夜里,姫彩独自窝在床上,在昏暗的光线之下,她盯着画本的最后一页若有所思。
    自从接下富商的名片以后,这已经是她不知道第几天像这样安安静静的在半夜发着呆。
    房间里乱七八糟的堆着发洩时创作出的黑暗作品,那是姫彩将富商期望的创作给蒐集起来的结果。但是,她花上更多时间看着的,是她和冴的那张画作。
    成为世界知名画家的钥匙她已经握在手里了。可是,那扇门却不是她全心全意嚮往的。
    她还记着与冴在世界相见的约定,还记着像画上的冴那样,将所见的明亮带给世界而为世人所知的梦想。
    选择了成名就得捨弃掉那份长久的理想,选择了理想,作为画家的她却有可能继续活在永无天日之中。现状就像是姫彩被逼着二选一那样,甚至,与商人的合作带来的利益,将可以让她与母亲过上更好的日子,不但不用再愁医药费,连生活费也不需要她再汲汲营营的争取,可以说任谁都不会拒绝掉这么好的机会。
    指尖轻抚过画中年幼青涩的两人,姫彩垂下了眼帘。
    画作里头,以她为中心散发出的幽暗似乎老早就暗示着她心底清楚自己是什么面貌,这让她的指头有那么一瞬发颤了起来。
    自幼时起便憧憬至今的,是和冴一样散发出的光亮与温暖。已经看见的东西深深印在脑海里,那是没有办法抹灭的。
    两种最喜欢所带来的喜悦,从来都是姫彩的正确。
    想着一定会因为这种可耻的动摇被笑话,她一面轻叹一面傻愣的扬起颤抖的唇角轻笑。
    答案很明确的,对吧?
    这么想着,拿起了手机打开通讯软体,翻到了思念之人的页聊天室,对着几年前的对话恍神了片刻以后,姫彩询问了对方现在是否有空。
    这段期间里不曾联络,但回覆来得很快。不过是几句一来一往而已,响铃的声音便接着自手机里传出。
    「......怎么了?」嗓音变得低沉许多,三年未见的少年就这么在萤幕那头出现。
    在获得允诺之下,打来的是一通视讯电话。
    ————
    哇老夫妻说的是对的真的被常客看上了(画作的部分)(x)
    不知道之前有没有讲过
    我一直认为不管是写冴还是凛当男主
    女主都不可能不去顾另一位的人际关係
    我在这部同人的处理是让三个人成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那事实上我在写姬彩的时候
    很大程度的参考了凛
    他们过去都只是单纯的追逐的冴
    抱持着想跟冴在一起的纯粹想法
    所以凛在雪夜时那番「不跟哥哥踢球就没动力」的说词被冴譙了一顿
    直到u20才开始思考冴当时究竟在考虑什么
    姬彩其实也是同个问题
    画冴是为了什么?
    老实说比起凛
    她意识到问题的时间更早
    这点也是我要凸显冴会对她有特殊情感的重点
    很了解冴+对事情的远见和看法很一致所以两个人才有凑成一对的可能
    扯远了
    总而言之理解问题的她却还是一昧的执着着要跟冴在一起
    要说她「不画冴就没有动力」也是通的
    姬彩跟凛比起来
    后者是后来才慢慢想通问题所在
    前者则是明知问题在哪却不去改
    讲到这里应该不会有种我在写凛x姬彩同人文的感觉吧(x)
    说的好像ntr一样(x)
    雪夜的凛与冴分道扬鑣
    那这一夜的姬彩与冴又会如何呢?
    下一章
    姬彩的问题将会迎来解决之道
    题外话
    因为一直考虑的都是日文发音
    直到这几天才突然意识到
    要是要讲cp名的话
    冴跟姬彩的中文cp名怎么搭都很糟糕救命
    不过按照蓝色监狱同人圈很常见的cp缩写的话
    semi听起来倒有点可爱?(′▽`)
    另外就是因为在原作
    闪堂有称呼过冴像是不知世事的王子
    姬彩除了名字的「姬」字以外未来还会有幽灵公主的称号
    所以我在构思故事的时候偶尔也会把这对叫成王子公主组合就是了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了
    感谢各位的阅读
    我们下一章见囉!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