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三章

    无论是比赛前还是比赛后,冴都觉得实在是太安静了。
    比赛时他便将足球以外的事拋诸脑后,等到胜负了却,冴却没有听见预想中的高呼自场外响起。
    不是在说观眾的呼声,也不是指队友或对手的声响,是他那个昨天还兴致勃勃的非要来看他比赛的青梅竹马——小夜流姫彩的声音并没有传入耳里,甚至不见人影。
    就算她擅长激他,她也从来不会做出真正让他不悦的事,像是都让他特地邀约了,而她却爽约的这种状况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她是个说到做到的傢伙。
    冴知道,姫彩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拿去,别哭了。」
    「冴......?」
    走入空无一人的公园、走近独自在长椅上哭泣的姫彩,冴将变得破破烂烂的画本拿给她。
    抬头看见来的人是冴,又见他替自己把画本拿了回来,姫彩眨着湿漉漉的大眼,在收下画本的那一刻,映着紫藤双眸色泽的泪珠又开始滚落。
    本子是不能画了,冴看着就知道,而姫彩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
    他是凭着对画本的印象,找到了那群嬉闹着抢走姫彩东西的小混混,凭藉对足球的精准掌控踢的他们措手不及、一边喊着「这种垃圾谁爱谁就拿去」的话后便逃之夭夭,他才顺利把本子捡了回来。
    那是姫彩花了好多时间在上头的东西,对冴来说,价值可不是那些平庸的白痴能够比得上的。正因如此,姫彩哭的相当伤心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糸师冴并不是擅长安慰人的类型。虽然他不这么觉得,又或者说,他觉得自己说的总是很对,但至少姫彩这么跟他说过。
    再买一本不就好了——这种话是他平时会说的,也是他认为最能实际解决问题的方法。而这话确实已经哽在他的咽喉了,就只差没有直说。
    冴知道,这种时候他要是这么说了,姫彩只会哭的更兇而已。
    就像她的父亲在她四岁时于海外意外身亡以后,她动不动就眼眶泛红。冴曾直白的告诉她,她的父亲走了就是走了,要她过好现在的生活更重要,结果姫彩却大哭了起来,活像是冴故意惹她伤心那样。折腾了半天,最后她哭累了,便靠着冴睡着了。
    这件事让冴学到的,是他从来就搞不定姫彩。
    看着她哭得唏哩哗啦的呜咽着,蹙着眉头的冴抿起了嘴,「再画就行了,你办得到吧?」
    只要姫彩拿起笔,就还能不断的创造出新的画作,不会因为少了一个画本而就此功力尽失,这是冴所相信的。然而,姫彩摇了摇头,显然没有要听他在说什么,这让冴感到烦躁。
    他永远都不理解姫彩在哭什么。
    在还给她以前他翻过画本,里面全是姫彩曾经给他看过的,每一个他都记得,而且尽是他踢球的样子。明明只要从明天起,继续看着他踢球就能有灵感了。
    「之后的比赛你高兴来就来,别哭了。」像是为了压抑心底的躁动,冴一把夺走了会让姫彩杵在原地的画本。
    他的这个举动,让姫彩反射性的伸出了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冴看清楚她藏在袖子里那伤痕累累的手。
    姫彩的皮肤有多白皙,那一道道的伤口就有多红艳。
    看着一向非常保护双手的姫彩马上将手缩回了袖子里,冴瞪大了眼睛、掐紧了掌心。
    「受伤了为什么不先说?」
    「好痛......」
    拉起她的手要看个仔细,却让姫彩疼得眼角又泛起泪珠,冴的眉头拧的更紧了,小心翼翼的握着她没有伤痕的指尖,见到她的手背破皮的乱七八糟的,他大概可以想像到是被人给踩的磨破了。
    要是再来一次,他会把球往那些不知掂掂自己斤两的小混混脸上踢,让他们知道自己跟姫彩的手比起来孰轻孰重。
    仔细看了下,她的额头和下巴都有磕碰的痕跡,这让冴明白她曾跟人抢画本了,但很显然,一个小女孩赢不过一群男孩子的。
    那些小混混就算全都还是孩子,但一个个都比姫彩来的高大,别说一群,就是一个也能压制她。一群人出于好玩而围着她欺负,光用想的就叫人噁心,但冴更在意的,是姫彩就这么坐在这里一个人哭泣着的事实。
    总是嘰哩呱啦的姫彩,实际上只有在冴的身旁才见的着。
    画图时的她是不会开口说任何一句话的,而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作画。要是放下了画笔,就算她看上去再怎么精神而和善,又没有谁能够习惯她和作画时一样自我的态度,久而久之会长时间待在她身边的人,也只剩下冴了。
    如果冴没有来的话,姫彩就会无助的在原地哭泣吧。
    事情会变成这样,冴觉得是过去刚丧父时的姫彩泪眼汪汪的让他不要也突然消失,而他肯定的说着「自己不会在成为世界第一的前锋前随便死掉」,所以她才会如此依赖他。
    是真的不擅长处理人际关係也好,是刻意维持也罢,姫彩只会绕着他转的事实不变。
    她啊,没有我的话是不行的。
    眼帘一垂,还抓着她手的冴顺势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拉起,「走了,回去擦药。」
    没有反抗,姫彩一边啜泣一边用空着的手掩着眼角,随冴一块儿往前走。
    一路上,冴和姫彩的手拉在一起,却谁都没有说话。
    冴的耳朵时时刻刻竖着,听着身后呜咽的声音越来越小,可他的馀光却始终瞧不着和平日一样老爱赶上他的身影。
    姫彩太过安静的时候,冴反而会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率先打破沉默的,一如既往的是姫彩。
    「冴......」
    「怎么了。」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停下脚步,冴回头看向同时止步而没有走到他身旁的姫彩,「又不是你的错,是那帮蠢货不好。」
    神色还是依然非常黯淡,姫彩的目光全放在冴手上那本从她那里没收的画本。
    「我没有把『冴』保护好......」
    「啊?」
    冴顺着她的视线看,得知她指的是画本里的东西。他知道,她老抱着本子画他踢球的样子,要说这是完全以他为对象的作品集也没有问题,那么她要将这些画说成是「冴」也不难理解了。
    「全都变得跟垃圾一样了,对不起......」说这话时,姫彩的声音又颤抖了起来。
    回想起那些小混混是怎么称呼姫彩的画本,他们怎么嘲弄她,冴心里也有个底了。就连姫彩为何而哭,都以出乎意料的答案让他理解。
    说是画技被詆毁也好,是心血全无也罢,出乎他意料的,是个明明不需要她这么激动的理由。
    隻手将画本直直递给了她,冴微微拧起眉头,这回却并非是因为怒意。
    「随便他们怎么说啊,跟你没关係,要不要当成垃圾是你的自由吧?」他鲜少有波动的绿眸直勾勾的注视着姫彩,「还有,你今天居然放我鸽子,我以后不管了。」不等姫彩道歉,将拉着她的手收回后,他把头转了过去,「想来看比赛还是想拿我当主角画图都别再问我了,你爱做就做吧。你的话,很快就能把新的画本填满吧。」
    歉意一下子烟消云散,姫彩愣在原地看着迈开步伐的冴,紫藤的眼映着的全是他的背影,就好像在对她说别磨磨蹭蹭的、快点追上来一样,还是那么令人安心。
    那份直接向来说的都是实话,只是向来都不好听。但姫彩明白,他也向来都是用这种方式在表达对她的温柔。
    为什么总以他为题作画,过去的她也答不上来,但现在她已经知道了。
    在这个看过去本该一片黯淡的世界里之所以能够眼前一亮,是因为只有糸师冴的身影让她看见了勾勒的渴望。
    她肯定,就是为这等能够相容的特异献上明朗与璀璨而生。
    哭花了的小脸蛋上终于得以绽出笑容,姫彩笑着跟上了冴的脚步。
    「我决定了,冴!」很快的将剩馀的泪水给揉乾,恢復精神的她歪着头、睁着紫藤色的晶亮大眼凑近冴的脸,「我以后要当你的新娘!」
    那手恣意的又把他给牵起,令冴不由得一僵,她却像是怕羞那般不敢握的太牢,这让本不自在的他打消了甩开她的手的念头。
    「......你是什么迪x尼公主吗?随便就要跟人结婚啊?」与那双紫藤的眸对望,冴微微垂下眼帘,尽可能将映出了什么的绿眸给藏起。
    「才不是随便呢,冴就像王子大人一样救了我喔!」
    「救了个人就跟她结婚,我又不是迪x尼的王子。」
    「你觉得太快的话我可以等。」
    「谁在说时间啊,还有以后要跟谁结婚是我的自由。」
    「那自由的跟我结婚吧?」
    「你啊,说了是『自由』了吧?」
    冴不相信姫彩听不懂,她只是在挑自己爱听的回答而已。毕竟,她是个一旦决定了目标,就说什么都不放弃的顽固傢伙。
    那是姫彩的妈妈教她的,本意是在失去一家之主的艰困时刻告诉她只要努力就可以迎来好结果。
    阿姨,你把她教坏了。
    冴瘪着嘴,看着姫彩禁不住嘴角的弧度而扬的甜滋滋的,拉着他的手踏着轻快的步伐走着,连扎成双马尾的银白发丝都欢快的飘荡着,他便不跟她争了。
    算了,她高兴就好——这么想着,冴往一直白白躺在她手心里的手施了力,指头稳稳的覆在她的小手上。
    他只是,不想让人以为是他被姫彩掌握了而已。
    ————
    姬彩:好嘛不然我娶你也可以
    冴:(好强心态直接发作)(x)
    看u20那边
    虽然不排除是因为冴太不满队友才让他们不要碰他
    但原u20成员手才刚伸过来就被他打掉
    对比士道
    他都整个人往冴背上抱过去了
    冴才在皱眉后将他摔在地上
    那种时间上的宽容
    跟我上一章提到的一样
    有可能冴本来就不喜欢别人碰他
    但达到他条件的人就可以
    拿来套在这章上来说的话
    虽然原作冴好像只有年幼时自己去摸过凛的头
    除此之外从来没有主动碰过谁
    但我根据他好强的个性来推断大概他主动去碰的话就没问题
    就像是「主动权在他手上」的那样
    而姬彩去牵他就会回到上面u20跟士道的问题
    当他被动的被触碰时他会有什么反应
    我假定如果是别人冴就会直接甩开
    但是姬彩达成了他要的条件
    所以容许她这样碰他
    他再反过来牵回去让一切看起来像是他主动的
    毕竟一直说他个性不服输
    至于姬彩达成了冴的什么条件
    就让大家去感受了
    冴一开口没有在跟人客气的
    这点放到姬彩身上也一样
    也就是冴用最原本的性格在跟姬彩相处
    姬彩对他这张嘴的态度是知情的
    但她无所谓的原因这章也说了
    因为她就只挑自己爱听的
    等于冴语句里就算有任何太直白的尖锐也完全伤不到她
    这个相处平衡无敌的吧(x)
    小夜流家现在就是单亲状态
    妈妈又整天忙工作
    基本上姬彩就是一直往糸师家跑
    以情感状态来说跟她联系最紧密的就是同班、同龄、一起长大的冴了
    姬彩对他的依赖相当深
    这也是冴允许下才能產生的关係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了
    感谢各位的阅读
    我们下一章见(?′?`?)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