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章

    「冴!冴!冴!」
    「吵死了,第一遍就听到了。怎么了?」
    「你今天还没看我的画啊!感觉怎么样?」
    「......我在射门?」
    「不要讲那种随便一个人来都会说的答案嘛!」
    放学的时候,七岁的冴背着书包形单影隻的走在回家路上的时间总不会太长,因为他那同班的青梅竹马——小夜流姫彩总会从后头追上来。
    冴嘴上嫌弃,但他的步伐都会于此同时放慢些,好让姫彩能与他肩并着肩一块儿前行,每一日都是如此。
    绕到他的前方、将画本举在胸前,姫彩相当有精神的晃着脑袋两旁的马尾,「像是『只有我才看见了』或是『他们什么也不懂』都好,说说看嘛!你从画里感觉到什么?」
    「刚才说的不错。」
    「才不是在给你审核呢,我想听的是你的想法嘛!」
    不是敷衍的在堵姫彩的嘴,那番话确实让冴意外的很满意。又或者说,正因为平常收到的夸奖不计其数,他以为自己老早听腻了那些流于表面的东西,所以他才会对她目光所及之处感到讶异。
    忽地停下脚步,冴盯着那如紫藤花一般眨巴眨巴的大眼,「你干嘛一直画我踢球啊?」
    眼珠子咕溜的往上滚,姫彩挑起眉来,神色看上去不大肯定,用手比划着弧型的曲线。
    「球踢出去的那个......叫弧线?」
    「那叫轨跡。」
    「啊对!总之你每次踢出来的轨跡,就是......唔嗯......很漂亮?」
    「跟一般人说的有什么不同啊。」
    用指头捲着单边马尾,姫彩抿着嘴唇说道,「我不太会说嘛,所以都用画的。」
    「啊?你聒噪成这个样子还能算是不会说......」
    「不是那个意思啦!」
    歪着小脑袋瓜,姫彩的食指抵着下巴,「如果大家都只是『啪嗒』的话,冴就是『吼嘎』,踢出去跟落下来的地方全都跟别人不一样。但我知道喔,大家都觉得那是『啪嗒啪嗒』......」一边说着一边思考,最后还是没能转化成语言,她将指头移开脸庞竖着,「唔嗯嗯嗯——用一般的方式来说的话,没办法说出冴有多厉害,不说了。」
    「那是当然的吧,你以为我是谁啊?」
    「所——以,能好好的把这么厉害的你全部画出来的我更加了不起喔!」
    「你啊,从一开始想说的就是这个而已吧。」
    将画有冴的画本抱在胸前,姫彩乐呵呵的笑着,把身子转回去以后就踏着轻快的脚步向前走,就像是知道他一定会跟上来那样。
    被挑衅了的冴瘪着嘴,但依然会加速朝她的方向走去,直到两个人又再次并肩,这才将步调缓下来。
    他不是不认同姫彩的天份,说到底也只是因为他把专注力全放在足球上,他并不怎么理解绘画。
    由于双方父母是好友的关係,好像从有记忆以来,姫彩就一直在冴的身旁转。而同样的自懂事起,她的绘画天赋就总是受到周遭人的讚赏,就和他一样,旁人看了他踢球老是称讚个没完。只不过,冴的个性更加好强,虽然同样被说是天才,他可不觉得姫彩的锋芒压过了他。而姫彩确实也对自己的才能有自觉,心中当然也有优劣之分,但她只是觉得冴不服输的反驳着她的样子很有趣,为了能和满脑子只思考着足球的他多说上话,她就老爱拿这种事来和他较量。
    要是常人的话,这种三不五时想开他玩笑的态度,会让冴不耐烦的要对方滚开。要说是因为青梅竹马的关係所以给予了特别优待,那也不是那么回事。
    就算冴再怎么看不懂那些画,听了姫彩解说过后谁都能明白的。
    姫彩擅长画人,但这么说并不准确,她画的并非是如此表象的东西。在冴看来,她那双紫藤色的眼注视着的世界彷彿和其他人不一样,她紧盯的都是本质,锁定的都是一个人的内在亮点。
    自从看了冴第一场球赛以后,姫彩便经常去看他踢球,并总嚷着只有看着他踢足球的样子,她才能获得别人无法给出的非凡灵感。
    和寻常讚美不同,她往往能在画中将冴认为别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想法给表现出来,明明她连足球规则都不是很清楚。
    所以,冴总嫌她吵,却从不嫌她烦。
    「明天我要比赛,来吗?」
    「我要我要!」
    「太大声了,吵死了。」
    「但是你很高兴对吧?」
    「啊?谁高兴了啊。」
    男孩和女孩在街道上并肩走着,像往常那样普通,像往常那样吵闹,像往常那样,冴嘴上说着姫彩聒噪,却会不断的与她对话下去。
    那个时候,姫彩只是单纯的依赖着一起长大的冴而已。
    就连作画的选择也仅仅只是因为青梅竹马的身份。由于双亲工作繁忙,冴便成了她看着最久的人。
    他们两个只是恰好成为青梅竹马而已。要是他的弟弟——凛再大一点、能够更频繁的出来和他们玩时,她也许就不会老是画冴了。
    就只是因为有人陪着她说话的关係,这世界才不会无聊的褪了色——当时,姫彩是这么想的。
    ————
    姬彩:如果大家都只是『啪嗒』的话,冴就是『吼嘎』
    冴:公三小(x)
    结果失策了
    这章併入第一章其实也可以
    会这样都是为了下一章
    因为是重要内容的关係字数不会少+不可以分段以免影响阅读上的情绪渲染
    那是对冴和姬彩来说非常重要的关係转折
    上面的吐槽只是开玩笑
    冴是懂姬彩在说什么的
    又或者说
    是因为姬彩知道冴的特异点在哪才能说出那种话
    她虽然不懂足球但是看的出来冴的行动从层级上就跟其他人不一样
    所以冴觉得她话很多却不厌烦
    因为她说的是对的
    不然一定会把她当成蠢货赶走
    大概是类似同为天才的那种异于常人的思维或行动对上频率了
    所以两个人待在一起是舒服的
    冴的好强个性是凛在原作认证过的
    在我的观察来看
    他说话直的非常不客气
    难听点叫嘴臭
    不过能达成他条件的话感觉他就会宽容一点
    所以姬彩话多归多
    冴还是会陪着她/让她跟着自己
    以上两种说法各位可以随着情节进展看看究竟是答案是哪一个
    而走路并肩这部分
    说的是冴不许有他落于姬彩后头的那种心态
    也就是前面说的好强
    既然这么要强那为什么不走在她前面呢?
    肯定是因为姬彩一定会追上来的关係
    姬彩虽然没冴嘴巴那么硬
    但也没有觉得自己低于冴的意思
    走在一起的话就是两人最舒服的平衡了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了
    感谢各位的阅读
    我们下一章再见!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