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77节

    姚禧急的站起身来,指着姚庸,“老四,不要胡闹!你带着她们走了,能去哪儿?”
    姚庸却只是定定地看着他,嘴角现出一丝冷笑,“我姚庸七尺男儿,就算拼尽全力,也会为我妻儿赚得一个安稳的家,我意已决……不必再说了……”
    云棠泪眼婆娑,将要去私塾接姚允,却听门口小厮高唤一声,“老爷,夫人!恩王殿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社会我庸哥,人恨话不多……
    那首李芳菲唱的歌,其实是一首中国传统的摇篮曲,大概起源于近代吧,我觉得很温馨,就放在这了。
    还有,有人猜得出结局么?(-_^)
    ☆、生当复来归
    这一声通传,倒叫厅堂里的人都安静下来,大眼儿瞪小眼儿,乖乖,这人来做什么?可也由不得他们细想,李连就已经迈着阔步,入了院来。
    看了那地上摔的稀烂的茶杯,心下了然,剑眉一皱,“本王驾到,姚府的人也不知来接驾么?”
    姚禧最先缓过神来,连忙领着众人,扑通扑通跪了下去,“卑职姚禧,恭迎殿下!”
    李连却没理他,直接奔向了姚庸一家,“伯父、伯母,请起罢!”又亲自将云棠扶起,“我来晚了,叫你受苦了……”
    云棠不动声色将手拿了回来。
    姚禧与刘氏对视一眼,又心照不宣的分开,不是说恩王已经定了亲,看来仍对云棠旧情未断?
    也有人开始暗暗咂么,虽说他恩王定了亲,但又没说他只能娶一个,若是姚府真的能出一个恩王侧妃,岂不是比做那劳什子女官还面上有光?
    李连眯着眼睛,把这些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冷笑一声,待目光巡视到姚云杏,见她低着脑袋,双股竟有些发颤。
    迈着皂色朝靴走近,将姚云杏的下巴抬了起来,仔仔细细地看着,也并不说话。
    被这么个俊美无双的男人抬着下巴,定定看着,姚云杏竟生出一丝羞涩,渐渐的,面颊就有些发红。
    “嗤!你算个甚么玩意?一个被休了的下堂妇,有什么好趾高气昂?你不是说年纪大了会疼人?那好办,大内倒是有不少断了根的老公公,这些人宫里混迹了一辈子,自然存了不少的银钱。”
    语中的意思,明显已在门外听了许久,只不过拦住了姚府的小厮,想看看这些个妖妇到底能闹腾到什么地步罢了。
    小厮迫于他的淫威,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姚云杏忽地面色煞白,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殿下,万万不可啊殿下,我错了,真的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了我吧!”
    刘氏也跟着连连磕头,“殿下!这孩子不懂事,可到底还是个孩子,都是老太太我管教不严,都怪我,怪我!”又去拽云棠的衣角,“棠丫头,杏儿可是你亲妹子,奶奶求求你,替她求求情,奶奶求你!”
    云棠动了动嘴,看向李连,竟不知说些什么,她也是想不到,事情竟来了个大转折,刚刚还对她冷嘲热讽的人,竟然在跪着求自己原谅?
    权势果然是个好东西。
    “罢了,既然姚府不喜欢,那就做罢……”
    李连这么一句,才叫人松了口气,刘氏与云杏连连磕头,“谢殿下大恩!”
    谁知李连又来了一句,“那就找个你们喜欢的,刚刚说谁来着?”看向姜氏,“对了,你外甥,听说你们颇看好他,既然云杏姑娘也是下堂妇,你那外甥也是死了妻,本王就替你们决定,把云杏姑娘许配给她的好表哥,岂不皆大欢喜!”
    姚云杏颓坐在地,她刚刚确实是说了那吴表哥的好,可不过是为了坑害云棠,怎知被他给听去了?
    想要反驳,可一反驳,就暴露了自己刚才使坏的心思,便去拉刘氏,只哭着摇头,“奶奶……”
    刘氏也摇了摇头,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好去看向姚禧,“老爷……”
    姚禧却不看她,颇为无奈地闭了闭眼,“如此便……多些殿下成全!”
    姚云杏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刘氏与云杏的娘亲林氏齐齐唤了一声,
    “老爷!”
    “爹!”
    姚禧只仍闭着眼睛,恭恭敬敬冲着李连磕了个头……他偌大一个姚府,不可能因为一个云杏就得罪了恩王!
    即便他也心疼,即便他也不舍,可他是一家之主,他也没有法子……
    林氏带着云杏回了屋,李连却没搭理他们,只看着姚禧,“既然是续弦,太过隆重了反而不好,给你们半月的时间可够?”
    “这……”姚禧一愣,知道唯有叫他解气了姚府才能好过,只好答应,“够了够了,卑职这就叫人去准备……”
    “好……那我就放心了……”李连看向云棠,“云棠,这段日子,带上伯父伯母跟我回长安罢!”
    跟他回长安?其余的人大气不敢出,却纷纷支棱着耳朵,看来果真有戏?
    云棠也是愕然,跟他走?那就真的说不清了,难道他也是那么想的?嫁给别人做续弦,和嫁给他做小,哪个更好一点?她真的比较不出来。
    只苦笑着摇了摇头,“谢殿下好意,不过我已不是大内的人……回长安……倒是不必了,跟殿下回去……更加不妥当……”
    知道她误会了,李连倒也不避讳别人,“云棠,你不必多想,我也不过是想要帮你一把,就像你若看我落难,能就那么隔岸观火?走吧,我在长安还有处宅子,你与伯父伯父先住着,待渡过了这段,再做打算还不成么?”
    他对云棠苦口婆心的劝,倒是李芳菲先说了话,“殿下的心意民妇心领了,小女能交到殿下这样的朋友,倒也是小女的荣幸……不过民妇相信自己的丈夫,云棠也自然相信她的父亲,我们一家可以一起渡过这次难关……实在是……多谢殿下的好意!”
    李连看向云棠,见她也点了点头,只好无奈叹息一声,这一家人怎么都这么的又倔又犟?老话怎么说来着?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正气的无言以对,却听刚才那小厮又见了鬼似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眼珠子瞪地溜溜圆,“老爷!夫人……老爷!”
    姚禧一皱眉头,“有话快说,吞吞吐吐的叫人看笑话!”
    “老爷!那状元郎他……他他他又活了!”
    “什么?”众人都齐齐一声,连李连都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什么怪力乱神?你好好说,到底是怎么了?!”
    小厮觉得冤枉,“是他自己说的呀!”不信,你们看,他马上就进院来啦!”
    众人往他手指的方向去看,果见那垂花门前站了个青年,一身黛蓝色的圆领袍子,生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
    李芳菲忙往云棠那去看,毕竟这个院子里,除了她和李连,没人见过状元郎本人。
    云棠本该带他回来,可谁知没来得及……
    却见云棠目瞪口呆,面色蓦地煞白如纸,“裴……裴凤章!你……你……”
    裴凤章,可不就是新科状元的大名?再看李连,见他也是惊诧万分,当场石化。
    众人都是呆愣一阵,又忽地反应过来,呼啦一下跑开了老远。
    刘氏没来得及站起身来,只连滚带爬,爬到了墙角。
    裴凤章被这些人逗地噗嗤一笑,目光幽深地看着云棠,“小臭美,我实在舍不得你,就回来了……”
    小臭美?裴凤章从未这样叫过她,反而是……忽地想到什么,云棠双眼睁地更大,只觉脑子轰地一声,“你……你是?你是……”手指已开始发抖。
    “嘘……”裴凤章伸出修长的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动作,“我的姑娘果真是聪明,被你猜对了,咱们的三清殿,我走了以后你可曾去过?”
    故意提到了三清殿,那是她与他,她与他们之间的秘密,她猜对了,就是他!没错!
    泪水忽地决堤,她再也忍不住,迈着大步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哭的惊天动地,“你还知道回来……你……你居然回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我……我有多想你,你可知道么?我有多想你!为什么抛下我就走了!为什么?”
    声嘶力竭,语无伦次,她靠在他怀里,狠狠地打他,一点也未心软,仿佛把自己的所有委屈与痛苦,通通发泄到他的身上。
    “裴凤章”只紧紧环着她,任由她又哭又闹,心中却是悲喜万般,如今他真的可以……切切实实地拥她入怀了么?
    众人一时忘了害怕,纷纷目瞪口呆看着这边的情况。
    “裴凤章”却不理他们,只把泪也滴到她的发间,“我回来了……云棠,这一次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不会放手了……”
    直到姚庸凑了过来,“这是?你便是状元郎?我的女婿么?”
    “裴凤章”这才不得不松开云棠,理了理衣襟,朝姚庸恭敬一拜,“泰山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连云棠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刚刚她只顾得上震惊,只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见他如此,才想到一事……既然“裴凤章”又活了,那圣上的赐的婚事自然要如期举行,只是如今……裴凤章已不是裴凤章,自己就要嫁给……鬼爷了么?
    自己嫁给他,真的……好么?
    几乎立即就给了肯定的答案,自然是好的,不论如何,这人是鬼爷呀!他懂她,她也懂他,她离不开他,他走了,她甚至觉得自己也丢了魂儿,既然如此,为何不把他放在身边永远看着?
    若问她爱不爱他,她觉得倒也没什么必要想这种事情,世人总爱把感情分的清清楚楚,什么爱情、友情、亲情……好像不分清楚,就爱的不够真诚似的。
    在她这完全都是可以不必那么较真儿,她只知道,她离不开他,更愿意永远永远与他相依相伴,只要如此,便已够了。
    是啊,他回来了,她还有什么他求呢?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啊!鬼爷劲爆归来!
    本文还有一章完结,把一些人物交待清楚!谢小可爱们一路相伴!
    ☆、大结局
    得了这么个彬彬有礼,眉清目秀的女婿,姚庸先是微微一愣,直到李芳菲拽了拽他袖子,才反应过来,连忙回礼,“学士莫要多礼,如今你突然……绝处逢生……这到底又是怎样一番机缘巧合?”
    云棠跟着噗嗤一声,绝处逢生,她爹这词还真是用的委婉。
    谷夏却只是盈盈一笑,“泰山大人才是莫要客气,只叫我凤章就好,如今我能好好的站在您老人家面前,其实是因为我并没有死……小婿自小有咳逆上气之症……有时候气血一时拥阻,便似是断气了一般……其实只要过个一时半刻,自己就会醒来……”
    “这……”姚庸只听的目瞪口呆,想他活了半辈子,还真是未听过这样的病症……可这大活人已经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了,还能有假不成?
    姚府的人虽也是听的愕然,可毕竟没人真懂得医术,只当是自己见识短浅,这么一听,纷纷放下了警惕,原来不是白日见鬼,只是人家根本就没死!
    众人莫不默默回想,刚刚刘氏和那姚云杏在欺负姚庸一家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说错什么,若是被这位状元郎听了去,再找他们秋后算账……
    姜氏也有些心里打鼓,她偷偷看了看这位状元郎,无论是五官长相,还是谈吐举止……虽说她向着自己的外甥,可现实的差距还是不容忽视的。
    好在刚刚那恩王把姚云杏配给了自家外甥,那云杏虽说性子骄纵了些,可到底年轻漂亮,配自个儿的外甥绰绰有余,若是婚后仍不懂事,怎么收拾管教还不是她外甥的事?
    诶?不过那位恩王殿下哪里去了?
    姜氏发现李连不见了的时候,其余的人仍在被状元郎的光鲜吸引着。
    谷夏笑的开怀,又看了看李芳菲,“小婿见过岳母……”
    李芳菲早看了他半天,只是刚刚一直没来得及插话,在她看来,这裴凤章哪有一点病弱的意思?反而是面色红润,唇红齿白,且处处透着俊逸,就好似那暖玉精雕细琢出来的人物,只越看越喜欢,真真是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都看不够。
    连忙答应,“嗳,嗳嗳,凤章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刘氏也终于扶着墙角站起身来,刚刚那么一吓,现在双腿犹有些发抖,一瘸一拐挪了过来,“孙女女婿,我是棠丫头的祖母,到府里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瞧这事弄的,闹出笑话来了……”
    谷夏这才注意了她,目光一扫,竟叫刘氏不觉打了个寒颤,怎么这位状元郎他……看五官善性的很,眼神却这么的凌厉?叫人心里发毛。
    “老夫人,刚刚我的岳父大人不是都与姚府断绝关系了?什么祖母不祖母?我今日既然来了,就自然要把岳父岳母,还有我未婚的妻子带回长安去的。”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