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8节

    “小田,这就是尚宫局的姚大人,她乐意帮你,你把事情原委跟她说说。”这声音自然是从云棠的身子里发出来的,不过云棠有些惊讶,这鬼爷,竟然也能如此温柔的说话。
    小田终于抬起头来,倒没像唐小乔说的那样瞳孔扩大眼眶子一抹黑,那双眼睛,反而黑白分明清澈的很,眼神中满是伤痛,“谷大哥,他们都是一伙儿的!”两行眼泪掉了下来,这孩子竟是抽噎起来。
    “小田,别哭了,这五彩绳……可是你的?”云棠朝袖口一摸,摸出条五彩绳来,伸手递了过去,又不敢靠近了。
    小田往这边幽幽看来,眼中露出一丝温柔神色,抿嘴一笑,竟现出两个酒窝,刚要伸手过来,却把云棠吓了一跳,绳儿一下落到地上。
    小田马上缩回了手,受惊了一般,声音也带着哭腔,“谷大哥,我就说了,没人喜欢我,她……也是嫌弃我的……”
    云棠连忙摆手,借她几个胆儿也不敢嫌弃他们这帮大爷啊?“没没没,我可没那个意思,我就是觉着咱们阴阳相隔,我胆儿小,都怪我,不是你的错!”
    胸腔里那温柔老大哥的声音又出来了,“小田,相信我,你有什么委屈,告诉姚大人吧……你放心,她不敢耍花招,她若是敢嫌弃,我也不叫她好过!”
    云棠又是一屁股坐到地上,想自己这点出息,已经好几次被这厮吓成这样,只得又是哭又是笑,“是啊是啊,你说吧,有你谷大哥呢,你怕什么……”
    小田这才有些安心了,咧嘴笑了笑,腮边的一对酒窝若隐若现,“好……”
    ☆、水鬼(二)
    小田笑了一笑,又马上红了眼眶,“我十岁进宫,在宫里待了两年,不过是个在太液池南岸打扫的下等仆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人理我,我也不愿去理别人,太监不如宫女,一辈子出不去,我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了,谁知遇到了她……”
    云棠清楚的看到,在他说到“她”时,眼中的光亮瞬间燃起,又瞬间熄灭,眼眸之中又只剩下怨恨,不解……
    “那日她穿着水红的半臂宫装,眉心缀着同色的花钿,自己一个人走在太液池的北岸,神色带着忧愁,就那么幽幽地投来了目光,我知道她没在看我,只是在游离,游离而毫无所依……”
    “然后呢?”
    “然后,我不过是恰巧落在她的视线之中,她却让我觉得对面的亭台水榭都失了色彩……那一瞬我觉得,她该是孤独的,与我一样的孤独,孤独……却不能迈出一步,因为孤独之外等着你的不是春暖花开,而是一张张冷漠的脸,他们拿你的苦当作乐,有些人愿意施舍,却只是施舍,他们在施舍完毕还不忘说上一句,你瞧,我是个好人……”
    云棠鼻尖一酸,竟忍不住想哭,也不知道怎么,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这话怎么就像有魔力一般,横冲直撞钻进了自己的内心,害得她心间上一揪一揪的疼。
    “是了,我也遇上过这样的人,若是如此做作,还不如干脆冷漠,别给人一点希望,更不会辱没了任何人的自尊。”
    “后来我被尚功局的孙大人叫去帮着制玉佩和娘娘们的首饰……”
    “孙大人?”云棠入宫不久,还未把同僚们认全,竟然是她们六局二十四司的,“哪个孙大人?”
    “便是孙司珍孙茹,我小时没有玩伴,无事时便捉摸些编织雕刻,倒也算小有所成,我就是带着这门手艺扫了两年的地,本以为这辈子都用不上了,谁知后来被孙大人看中,将我调到了尚功局,名为扫地的小宦,实为帮她想点子,出主意,做出来好东西好讨主子娘娘们的喜欢。”
    云棠禁不住奇怪了,“她是怎么发现你的?”
    小田也不直接回答,只是接着悠悠叙述,“那日圣辇驾到太液池,是我第二次见到宫装女子,她陪着圣上坐在辇上,对着圣上在笑,笑的灿烂至极,仿佛那样才能把内心深处的秘密遮掩起来,让人猜不出,那眼波背后藏着些什么。”
    “皇上?她是后宫嫔妃?林才人?”云棠想起了唐小乔讲的,说小田认识了林才人……
    小田苦笑,“正是,我早就猜到她是皇上的女人,却还是在那一刻极为失落,失落的想捶胸顿足,甚至想毁灭了她……”
    “你喜欢她?”
    “是,却不是你想的那种,确切地说,我欣赏她,她让我找到了想要互诉心声的感觉,可她又那般的美好,她是天上云,我是地上泥,云泥之别,我把她悄悄藏在心底,那里是一片桃花源,只有桃花仙子才可以入住,可他,那个男人,把仙子拉到了人世,给她浓妆艳抹,给她穿金戴银,她活的痛苦,那我倒觉得,还不如毁了她……”
    “那个他……是皇上?”
    “不是他……又是谁呢?”
    “所以?”
    “所以我决定杀了那女子!”
    云棠着实被吓了一跳,这孩子怎会如此?动不动就杀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又凭什么叫他来了结?
    “就因为这……你要杀了她?她错在哪里?你凭什么……”
    小田嗤笑一声,面上表情是与年纪不符的不屑,“美好的东西总是不该苟活的……这又如何?我进宫的第一年,带着我的老太监养了只云雀,美其名曰是对它好,可是我见它是分明不乐意的……它想要自由,却只能被禁锢在方寸之间,每日见到那张丑恶的老脸,听他说着喜欢它的话,却不过是为了博那老头子自己的欢心。”
    “你猜我怎么做的?”
    “你杀了那只云雀?”
    “姚大人聪明,就算我把它放了,它也早失去了独自生活的能力,悲哀就悲哀在这,所以还不如……一了百了……”
    那双眸子依然清晰明亮,云棠怎么也想不出,生着这样眼睛的人为何会有如此古怪扭曲的想法,嘴上说着杀戮,眼神中却透露着蓬勃的希冀,仿佛破灭才是一种解脱……
    云棠自知,这样的人她已无法再劝,有些人就是那样了,你唯有等着他自己走出来,却不能横加干涉,你越是干涉,他反而离你越远……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只有静静的听。
    “皇上环着她下了辇,我看得出来,他喜欢她,给她无限的荣宠,可他那喜欢的眼神曾施舍给无数的女人,那喜欢不过是一种侮辱……”
    帝王之心,确是如此,别说当今圣上,即便是最最英明的太宗皇帝,也是三宫六院,即便是痴情如玄宗,仍旧是佳丽三千……云棠也颇为无奈,别说是帝王将相,就算是凡夫俗子,但凡有些钱财,又有几个愿意只守着家中发妻?
    “皇帝说他得了块好玉,正巧送给她,可惜未经雕琢,我便自告奋勇,扔了扫帚上前去,跟他说,我愿意试试,大概那玉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他只觉这事有趣,便真的将玉交与了我……”
    “你展露了手艺。”
    “是,玉是块好玉,红的似是朱砂染上去的,我把它带回去,用了三天三夜,终于把它雕成了朵火红的茶花,我想起来家乡的茶花,红的似火,用尽一切在炽热的活着……后来,我又编了条五彩的绳子,把茶花做成了项链,端午节快到了,我想看着她把它戴在颈间,虽说那玉是他的,但我倾注的心血要多得多。”
    “皇上夸我雕刻的栩栩如生,那以后,孙大人发现了我,将我要去了尚功局,有人说我善把握时机,却只有我知道,我向皇帝自荐也不过是想叫她真正的看我一眼。”
    “也是想接近她,好杀了她……”
    “你说的对,可我终究没有下手,当我看见她把那茶花挂在颈子上,她冲着我嫣然一笑,我就什么也不想了,那是一种纠结,她太美好,让人即想毁了又想保护……而就是那么一个笑,让我选择了保护……”
    “你真的不是喜欢她?”
    “我说了不是,便真的不是,只是她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美好的东西,她不但美貌,还心地无暇,且是我见过最有才华且聪慧的人,若不是生成女子,考取功名自不在乎下……我执著于她,却终成了错……到头来,两败俱伤,没人知道我在那井里,到底有多冷,冰凉的水叫我无法呼吸,那嗜血的东西把我的血一点点吸走……我有多怕……”小田说着,又流下泪来,又将脸埋在膝上,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云棠早就忘了害怕,见他身上一直滴着水,想起自己的弟弟,怎么看怎么心疼,“小田,你衣服湿了……冷么?”
    小田却没再说话,只是把自己缩作一团,谷夏知道他不想说了,便催使着云棠回去了。
    ***
    月明星稀,飞花婆娑,石子路边儿上的银杏也生出了嫩芽,树影投在红色的宫墙之上,暗潮涌动似的。
    云棠一人提着灯笼走在路上,看起来似自言自语,引得几个半夜出恭的小太监忍不住往她那儿看。
    “小田的事,你知道么?”
    “知道……但只知大概,他跟你说的要更详细些……”
    云棠觉得好笑,“定是你面容没我好看也没我和善,他这才不愿跟你说。”说完又开始后悔,姚云棠,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鬼爷玩笑?
    忙跟着解释,“鬼爷您千万别气!我这人就是爱开玩笑,您老声音这么好听,人也肯定是帅的可以!”
    “小田是被林才人推下了井的……那井水本极干净,不少宫女太监都饮那水,可小田却说有水蛭吸他的血……”
    “啊?”谷夏突然打岔,说的竟是这个,“林才人………杀了小田?为什么?”
    “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小田说,林才人对他极好,他不信那是她自己的意思,他一直以为这背后另有其人……”
    “可他一个小人物,谁害他做什么?”
    “大概只是为了自我安慰……所以更愿意相信自己能接受的……”
    “鬼爷?您觉不觉得……这小田说起话来文绉绉不急不缓的,不像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倒像是大家的公子少爷……”
    谷夏叹了口气,“小田性子孤僻,有些事情只埋在心底,只有慢慢来……不过话说回来,他虽性子古怪偏激了些,可到底还是个孩子,有心劫的水鬼要找到接替者才能入轮回,可他不愿,看在这份善良的份上,帮他解开心结,姚大人,这也是功德一件啊!”
    这鬼爷倒是头一次跟自己如此说话,不过云棠可不敢大意,别以为人家放低了语气就是求你,不过是给你个台阶儿下,命在人家手里,不下也得下。
    云棠嗯了一声,虽说这几天过的惊险刺激了些,可事情也不少,身心俱疲之下微有些困意,抬头打了个哈欠,拢了拢领口,快步往清晖阁回了。
    一直到楼下,瞧见自己的屋子里还亮着光,知道是采菱等着自己呢,不觉嘴角得意上扬,一股暖意在心间缓缓流过。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巽为风/的地雷和/李白v5/的鼓励啦!好喜欢你们呀(o^^o)
    ☆、食血鬼(一)
    云棠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大清早就听了个劲爆的消息,唐小乔连门也没敲,直接推门闯了进来,“哎哎哎!云棠采菱,你们猜猜昨晚宫里头出了什么事?”
    采菱正叠被子,早习惯了唐小乔这慌慌张张的样子,一边忙活着手里的一边跟她搭话儿,“什么事呀?”
    “梅婕妤……昨晚就消失了!今早才被人发现浮在太液池上,早就死了!据说死的极骇人呢!”
    采菱这才放下手里的活,“梅婕妤?不是住在西内么?到这边来做什么?”
    采菱的差事就是帮着掌管宫中宫女后妃和宗亲们的名册,这梅婕妤她自是听过的,长安城共有三座宫城,太极宫叫“西内”,大明宫叫“东内”,兴庆宫是“南内”,三座宫城统称“三大内”,这是人人都知道的。
    云棠本都将这几日的遭遇暂时忘了,谁知谷夏那声音又冒了出来,语气莫名的严肃,“去太液池,快!”
    云棠哪里又敢忤逆,只得先找个借口出去,“那个……今儿荣大人叫我有事,我得早点去,你们先聊着。”穿好了外衣就往外面走,其实她最不爱凑这个热闹,可是鬼爷叫你去,你敢不去?
    采菱见她走的急,连饭都没吃,忙朝她手里塞了个馒头,这才放她去了。
    这头儿呢,云棠一边咬着馒头一边往池边赶,远远瞧见个人聚堆儿的地方,凑过去一看,吓的手里的馒头啪地一下掉到地上,又叽里咕噜滚出多远。
    云棠没再管那馒头,跑到一边扶着池边的柳树呕吐起来,她这才发现,围在那边儿瞧热闹的都是一些男人,除了死了的梅婕妤,没有一个女的。
    主要是那场面真的是太过惊悚,分明是落水死的,可偏偏身体一点也不臃肿,反而是干瘪……干瘪到似是被什么吸干了血去,仅剩一曾薄薄的肉皮贴在骨骼上,脑袋上还留着乌黑的秀发,可惜昔日的花容早已面目全非,脸皮紧紧贴着颚骨,最重要的是那两只眼窝,眼珠子也不知被什么啃食了去,空洞洞的两个黑窟窿,早已没了血,袒露着森森的白骨。
    李连站在人群之中,早就看见了那边似是极不舒服的云棠,刚要往那边去,却听人群又一阵喧哗。
    原来是刑部派来的验尸官挑掉了尸体身上挂着的衣服,众人却惊奇的发现,尸体的肚子里竟有东西不停的游动,薄薄的肉皮已极其脆弱,里面的物什眼看着就要破肚而出。
    那验尸官年岁大了,眉毛一皱,倒是淡定的很,手执一跟银针,朝尸体的肚皮扎去,就这么轻轻一下,里面的挣扎果然更甚。
    也就是须臾之间,尸体的肚皮破裂开来,竟从里面钻出一只肥硕黝黑的玩意儿,探头探脑钻了出来,好家伙,这是个甚么东西?
    谁知里面还不知一只,紧接着,一团黑黢黢的东西乌乌漾漾冒了出来,不都像先头的那只那样肥,众人这才看明白了,哦,是蚂蟥,这下吐的可不止是云棠了,那么多大男人,有一半都往后退了一步,反胃到干呕起来。
    全场最淡定的就属验尸官老头儿了,那老头儿只是把眉头皱的更紧,把那团乌漆麻黑的东西给扒楞走了,也没再说什么,拿好验尸的家伙事儿,站起身儿来叫禁军看好尸体,猫着腰自己走了。
    李连见验尸官走了,又深深瞧了眼被“开膛破肚”的尸体,也没再停留,找那边的云棠去了。
    “姚大人,好几日不见了哈?”两眼笑眯眯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好人。
    云棠扫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那只脚上,“怎么?脚这么快就好了?”
    “还不是得感谢姚大人的膏药,瞧瞧,贴这么几天可不就好了?”说完还不忘了蹦跶几下。
    云棠不愿理他,转身就要走,却被李连一把拽住了袖子,“姚大人?你怎么如此不亲民呢?”见云棠瞪眼盯着自己,忙又嬉笑起来,“小棠儿,别气,我是喜欢你,才想离你近一些,你瞧,我怎么没去招惹别的姑娘呢?”
    云棠更气,奈何袖子被李连拽住拿不出来,一张脸儿红一阵白一阵,想要发火,又想起外公给自己讲的道理,只得生生忍了,“大人贵为翰林,而我只是个九品的小官儿,能得大人喜欢,着实叫我受宠若惊,不过我自己有自知之明,下官配不上大人,既然您的脚已经好了,那我往后就不再在您面前惹眼,日后在宫里头行走,下官躲着大人就是,那……下官也就告辞了……”
    李连气的牙痒痒,手上更不愿放了,这姓姚的嘴上把自己贬低成牛粪,脸上却是一脸的倨傲,分明就是假的,她说她配不上自己?实际上是看不上他李连吧?再者说,配得上如何?配不上又如何?难道她还指着自己娶她?
    正得意洋洋地瞧着云棠脸憋的通红,刚想要把她拉的更近些,谁知突然之间,这小官儿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大袖一甩,有如神助,竟把他甩了个踉跄,好不容易把住了手边一颗小树,奈何这树忒不结实,咔嚓一声断了,只得实打实摔了个屁股蹲儿。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