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3节

    齐尚宫早带着那几个大人出去了,在院里嘀嘀咕咕估计是在商量去留,她们那边嘀咕,屋里头也嘀咕开了,毕竟都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凑到一起有的是话说,只有云棠一人在这发着呆,心思又从怎么培养弟弟转到了怎么跟爷爷说上来。
    正想着对策呢,那头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叫唐小乔,你呢?”
    云棠这才反应过来,转头看了看靠自己靠的极近这姑娘,皮肤不白,眼睛不大,可是看着无端的舒服,“姚云棠,你叫……小乔?”
    唐小乔微有些尴尬,“哈,对,就是那个小乔,我娘亲希望我生的好看,早在怀着我的时候就取好了名字,要是男的就叫唐潘安,女的就叫唐小乔,若不是为了避前人的名讳,我还差一点儿就叫唐玉环了呢……”
    这姑娘性子直,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把云棠逗的咯咯直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几个大人回来了,屋里头一瞬间静了,能听见的也就只有齐尚宫一人的声音。
    “我和几位大人商议了一下,去留的结果已经定下来了,希望落选了的不要太过失望,这次挑出来留下的也未必就强于你们,只是有某些长处,正是差事需要的,还请落选了的姑娘们将我这番话好好告诉家中父母。”
    “冯大人,念名单罢!”
    齐尚宫吩咐下来,那边便有个妇人走了上来,手中执着个名册,面无表情的瞧了瞧十二个女孩儿,“以下我念到的也就是留下的……”
    “崔霓裳,尚仪局,掌乐。”
    此话一出,屋里顿时唏嘘一阵,倒是云棠,傻愣愣的不知她们这是怎么了。
    “赵姝儿,尚寝局,掌灯。”
    这话一出,唏嘘更甚,却被齐尚宫一眼扫了回去,依然只有云棠不明就里。
    “唐小乔,尚仪局,彤史。”
    云棠下意识地看了眼唐小乔,却见她刷地红了脸,彤史……虽不知做些什么,可听起来还不错啊?
    “江采菱,尚宫局,司簿女史。”
    “薛明珠,尚食局,司膳女史。”
    “姚云棠,尚宫局,司闱女史。”
    云棠以为自己是选不上了,以至于听到这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直到感觉到右手被人捏了一下,看见唐小乔那双扑闪扑闪的眼睛,这才有些明白,看来自己是真的选上了。
    一直到那人念好了名单,唐小乔抱着自己又蹦又跳,那两个没选上的在一旁哭哭啼啼,又与唐小乔道了别,被人仍从青霄门领了出去,这才反应过来。
    这司闱女史,到底是干什么的?
    ☆、司闱女史(二)
    未选中的女孩要回家去,选中了的宫里头也给了三天的假期,入了宫的女官儿要跟宫官们学些当差要用的东西,一时半刻没有回家探亲的工夫,没交代好的事,没聊完的天,回到家都得打理利索了,回来安安心心的为宫里头做事。
    云棠在马车里坐了一路,也未弄明白这司闱女史是个什么职务,不过这职务隶属于尚宫局,据说这六局里头的头头就当属尚宫局,自己又是何德何能,能进的了这个人人想去的地方?转念一想……莫非是老头子找的那个八杆子打不着的远方亲戚在宫里头用上了劲儿?摇摇头又觉不对,只想快快回家,把今日的情况说给爹娘听听。
    事实上,想跟自个儿的爹娘好好聊聊天儿一时半会儿是不行了,因为云棠一下马车,立马就看到了自己的大娘二大娘三大娘婶子夹着自己的娘亲在门口等着了,那几个平日里理都不愿意理自己的三个大娘看着自己眼里都放了光,倒好像她们才是亲娘似的。
    云棠看着实在有些眼晕,也没想那么多,直接朝着李芳菲走了过去,拉住娘亲一双纤细的手,“娘,孩儿回来了……”
    李芳菲比起别人倒是淡定的很,反过来摸了摸女儿的手背,“回来就好,宫里头的试考的如何?可是留用了?”
    云棠轻轻地点了点头,倒让那几个大娘放了心了,拉住云棠的手腕,反而把人家亲娘挤在一边儿,李芳菲在远处看着,虽是早猜是这么个结果,可是……真的要让女儿进宫了,还真是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小棠儿,快说说,是什么职位?”一行人热热闹闹簇拥着云棠往屋里头去,扫地的婆子一见这架势也知是事成了,不禁停了动作,拄着扫帚偷偷听着。
    “尚宫局的司闱女史……九品……”
    “啊,知道知道,这差事好啊,权力重,还不累,日后还得指着她二妹妹好好提携提携我们云杏哩!”说这话的自然就是云杏她娘云棠的三大娘林氏了,这话可把云棠给乐坏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官,这泼妇装什么大头蒜?
    男人们矜持,做什么得沉的住气,这群人进了正宅的厅堂的时候,姚禧正带着儿子们喝着茶,见孙女回来了,手还是几不可见的抖了一下,再看儿媳妇们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了多半是个好结果。
    “爹,您老可放心吧,云棠她被宫里头选上啦,是司司司……”
    “司闱女史……”云棠见她憋的难受,只得出言提醒。
    “对,就是司闱女史!”
    姚禧得了信儿,估计是满意了,反正她做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他想要的也不过是希望自己进宫,好为姚家谋得好处。
    众人又闹哄了一下午,晚上又说得为云棠接风洗尘,非得要一大家子一起吃顿饭,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从前的一些不拿正眼瞧人的如今突然来巴结自己了,闹闹攘攘云棠已经记不清了。
    不过唯一让她有些印象的就是云杏了,云杏和她娘坐在一起,不拿好眼神瞧自己,她娘叫她过来给自己敬酒,那丫头却一甩头理桌走了,这事多少让云棠对她的印象好了些,起码在这个乱七八糟的姚府里头,她姚云杏还算是个真性情的,讨厌是讨厌了些,却不至于让人恶心……
    一直到了晚上,云棠这才能真正和自己的家人聚聚,流程倒也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不过是像往常一般聊聊天,喝喝茶,听姚庸讲讲故事,再等到小允睡了,余下的三个再接着聊,一直聊到有人困了,这才都回房间睡了。
    是了,她父母就是这么心大,或者说,是演也要演出来心大,以至于接下来的三天,日子和往常过的也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也就是去拜访外公的时候被小陶拉到一边表明了心意。
    小陶是外公私塾里头的门徒,估么着也是十五六岁,脸长的白白净净,五官也端正,被外公遣过姚府两次来送东西,不知怎么就看上了云棠,这可把云棠给急坏了。
    要说云棠这姑娘性子不骄不躁,人也成熟,只可惜在这事上忒不开窍,那小陶端着个匣子慢悠悠走过来,云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还巴巴的问人家怎么了。
    偏这小陶也是个扭捏的,一手端着匣子,一手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也不吭声,直接把匣子递了过来,云棠打开一看,见是个小链子,链上拴着些小铃铛,该是戴在手上的,这姑娘心眼忒实,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又傻不拉叽的问,“陶哥哥,这是?”
    小陶又挠了挠脑袋,“云棠妹妹,这是我自己弄的,你……别嫌弃就好……”
    “陶哥哥,你这么巧啊?”这小陶看起来文文弱弱,再加上还未长开,确有些像女孩子,不过云棠还是未想到,他竟女气成了这样,刚寻思着要不要找个香包回送给他,却听他又说了话。
    “云棠妹妹,其实有一事我一直未说,我……喜欢你,我知道你要进宫去了,我怕我再不说就晚了……你若是也喜欢我,我就等你,等你出来……或者说,我去找你也成……”
    云棠脑子嗡地一声,脸也烧起来了,也不知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直接掉头跑了,以至于一直到她重新坐上轿子往宫里头去了还懊悔着呢,人家真心实意的对你,你干什么了?一声不吭就跑了,不喜欢人家就说清楚,再者说来,自己身上本就是有缺陷的,怎么值得人家放在心上?这也忒不负责任了……
    这样乱七八糟想了一路,宫门终是到了,这回云棠也是定下来的官儿了,虽说官居九品,芝麻大的小官儿,可也和往常不同了,这回进的宫门竟然就是直接到太液池的九仙门儿了,这九仙门可不一样,外头可是羽林军的地盘儿,再加上对面就是三清殿,往南去就是金銮殿和翰林院,虽不是什么权力中心,却都是些高雅之地,能从此门通行的人自然也是代表着一重不同的身份的。
    当然,这啰嗦的事云棠一概不知,她只知道这回刚一进宫门看见的亭台楼阁比上次的更精美了些罢了。
    还是一进宫门儿就有小太监过来领路了,这太监年纪不太大,好像有些腼腆害羞,只是大人大人的叫着,云棠有些不适应,可也没说什么,只是跟着他往里头走。
    还没走上几步,就被一人给赶超上来了,云棠感觉到肩膀一沉,差点儿被扑了个跟头,这人皮肤像是小麦的颜色,牙齿倒是洁白整齐的很,哦,云棠就记性好,这是唐小乔,那天主动跟她搭话了的,遂正了正衣襟,估么着这唐小乔也不是什么喜欢礼节的人,也就没去行礼,微微的点了点头,抿起嘴来笑了一笑,“唐姑娘,你好啊!”
    唐小乔噗嗤一声,“唐姑娘就不必了,日后私下里叫我小乔就好。”又去搂住云棠的脖子,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倒是把云棠也给逗乐了。
    俩人这么说着,却没注意到旁边儿过来的一红一黑两匹马儿,直到被领路的小太监提醒了一声,“两位大人,快快低头行礼!”
    俩人刚还傻乐着呢,听他这么说连忙照做,一直到马儿过去了,才听那小太监长呼了一口气。
    “小公公,那两人是谁,怎么那般的嚣张?在宫里头也敢骑马?”唐小乔不明白了,自然就要问的。
    小公公拿两人也未当外人,凑近了压低了声,“两位大人诶,那两位一个是二皇子郑王殿下,一个是六皇子殿下,幸好这两个没注意,要不岂不是犯了不敬之罪?”
    这下两个小丫头才噤了声了,这罪可担待不起……她们俩初来乍到,怎么知道这宫里头哪个脾气好哪个脾气燥,民间对历朝历代王公贵族们的编排多了去了,什么商纣王,什么秦始皇……那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虽说现在的朝廷口碑不错,可若真是碰上几个那样难缠的……想想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头仨人还暗自庆幸那两位大爷没注意到自己呢,实情却是他们想多了,李连刚跟着哥哥李邈骑马路过,就吱声了,“二哥,你可看到了刚才的姑娘?”
    李邈眉头一皱,轻轻地咳了声,“姑娘?刚刚叽叽喳喳的那两个?”
    李连呲了呲牙,“是啊,您不是也瞧到了?端正吧?”
    “哼,不知礼节。”
    “哪有啊?人家那叫少女天性,笑若银铃,要我看,那小姑娘皮肤白白嫩嫩,眼睛是真大呀,我就喜欢眼睛大的,笑起来真是好看!”
    却被自己的兄长嗤笑一声,“那好啊,贤弟今年也十七了吧,明个跟父皇说说,要到你的含凉殿去,叫你日日瞧着,岂不是好?”
    李连嘿嘿一笑,“好哥哥,这事可就用不着你出馊主意了,我要是那样,看见个漂亮姑娘就得往自己的寝殿里抢,那我可成了什么了?”
    李邈觉着有趣,也哈哈笑了几声,不过还是好奇,他这个六弟可极少夸哪个姑娘好看,这倒是让他有些好奇了,再回头望去,人却早不见了踪影。
    李连倒是未注意到哥哥的动作,只因那一颗少年的心还想着刚刚的“惊鸿一瞥”呢,其实若论漂亮,那姑娘也未必就比父皇给他新选进来的那些“小后妈”漂亮,可谁叫她刚刚正巧笑了笑呢?
    他看的清楚,那丫头脸颊白白嫩嫩的,眼睛又大又亮,忽闪忽闪地听着对面那姑娘讲什么,腮边印着一处浅浅的窝儿,他正看着呢,那窝儿突然就深了,原来是这姑娘笑了,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或许是刚刚那浅笑太过美好,已经印在了少年的内心深处,以至于云棠后来再也忍不住咧开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却还是觉得那般的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难道真的没有人愿意收藏或者跟伦家聊聊嘛
    ☆、司闱女史(三)
    人一到齐,就开始发衣裳了,现今刚刚二月,冬袄子还是要的,再加上再过两月就该开春儿了,所以宫里头连发了两季的衣裳,冬天的袄子三件儿,绛红的,粉紫的,豆绿的各一件儿,春天的衫子也是三件,还是这三样色儿。
    女官儿们不同于各个宫里头的宫女,宫女们的打扮可以随意些,女官儿就不同了,也是跟外面的朝堂官员一样要算品级的,自然要有统一的官服。
    发好了衣服,又由姑姑们带着去往住处,这些姑姑是宫里头的老宫女了,在宫女里面品级很高,是那些小宫女们都怕的,但毕竟还是属于侍者,跟女官们不可同日而语。
    女官们住的是清晖阁,虽说是两三百人住在一个院子里,可是比起宫女太监还是好了太多,像尚宫、尚仪这样的五品女官就可以单独住一个屋子了,其余的六品、七品、八品、九品都是两人一屋。
    跟云棠分在一屋的是个温温婉婉的女孩儿,虽说是温婉,却和那个赵姝儿给人的感觉不一样,赵姝儿那样的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甚至让人起鸡皮疙瘩,而这个姑娘不同,一举一动之间的素净都是透在骨子里的。
    说起赵姝儿,云棠突然想起一件趣事,也就是今早唐小乔告诉她的还正巧碰上了两个皇子的那件事,唐小乔说,“你瞧着赵姝儿那个扭扭捏捏的样子,说话都吴侬软语的,装的像个南方女孩似的。”
    “难道不是么?”
    “不是不是,那人就是河东的,要我说,河东的姑娘蛮好,性子直爽,个子也高挑,你说她非得装成个江南水乡的,可不就是家雀下鹅蛋。”
    “家雀下鹅蛋是什么?”
    唐小乔一翻白眼,“硬撑呗!”
    也就是这话,把云棠逗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才没看见骑马过去的那两位大爷。
    云棠现在想着还觉好笑,那边儿的姑娘已经铺上床了,规规矩矩的把家里头带来的床单铺好掖整齐,一丝不苟的,像是别的什么事也没放在心上。
    云棠这才想起来,自己一进了屋子就挑西边儿的床铺放了行李,她在家就睡在西边,这回也是随手一放,倒忘了问问人家的意思,怎么像欺负人似的?
    “那个,姑娘,你喜欢睡哪边儿?你若是喜欢这边,咱俩换换也可……”
    那姑娘也回过头来,淡淡一笑,“无妨,我住哪都是可以的,日后就要朝夕相处了,日后我唤你云棠可否?”
    云棠这才看清了这姑娘的容貌,细细弯弯的笼烟眉,双瞳剪水的桃花眼,五官好也就罢了,偏生出另一种柔柔美美的如兰气质,这个年代崇尚富态美,这姑娘倒是美的别具一格。
    不过云棠一瞬间就红了脸,人家把自己的名字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却对人家一点印象也无,说起来这也不能怪她,那时候她以为自己一定没戏了,谁还记得那么许多?
    “好……好啊……,只是,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这姑娘也没有生气,眼稍也带了笑意,“我姓江,叫采菱,江南越州人,跟姑娘同是尚宫局的,估计也是看着这个,才把我们俩分到一处。”
    人美也就算了,连声音都这般好听,江南越州,瞧瞧,人家这才是真正的江南美人,不像那个硬撑的家雀,不伦不类的。
    “好啊……那日后我叫你采菱……”
    江采菱也没说什么,只是又淡淡的笑了笑,回过头去继续铺床铺去了,等到她那边收拾好了,又过来帮云棠收拾,云棠稀里糊涂惯了,哪里又有那么多讲究,倒是江采菱,又把她随便塞塞的床单角儿给拽了出来,把褶皱给抹平了,又重新给掖齐了,边儿捋直了,这才满意。
    云棠插不上手,只能在一边站着嘿嘿傻笑,瞧瞧,人家这才叫女孩儿。
    收拾完云棠的床铺,采菱又沾湿了抹布擦灰,一切都收拾好了,两人又拿出刚发的官服来穿,采菱选的是粉紫的,云棠选了绛红的,女官的官服不同于一般的女子装饰,一味强调柔美好看,除了这个,女官们穿的还得带着些严肃庄重的意思,因此在料子上还绣着鹤的暗纹,袖口领口都有窄窄的异色边子。
    品级之间服饰的差异也不大,差就差在这袖口和领口的边子上,九品是月白,八品是正红,七品是天青,六品是宝蓝,五品是玄黑,品级官位,一看便知。
    不过就算这月白领口的交领官服,云棠照镜子还是看呆了,这真是自己?又威风又俊秀,本就年岁小,这么一弄更加带了丝英气,再由采菱帮着束了个利索的女高髻,越看越欢喜。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终于出了门去,马上就遇到了唐小乔,见到云棠挽着采菱皱了皱眉,忙不声不响的把云棠抢了过来自己挽着,又笑盈盈的询问,“云棠,这是?”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