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老公,我也想你(纯剧情)
底色 字色 字号

【23】老公,我也想你(纯剧情)

    左苍休假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依旧是温夏把他送到机场的。
    机场负一楼停车场,左苍解开安全带,朝着温夏说:“我不在的时候,去找他要报备给我。”
    不知为何,三个人一起坦诚相待之后,她对左苍的感情变得很奇怪。
    好像是爱上的感觉。
    左苍回头看她竟连倒车入库的想法都没有,这是准备看着他一个人上航站楼了。
    有些负气地抬头扣住她的后脑勺,炙热的吻落在唇上,辗转厮磨。
    温夏扣在安全带上无处安放,左苍虎口捏住她的下巴,吸吮着她的舌尖缠吻。
    结束时,他掐着她的下巴又说了遍:“刚才说得话听到没?”
    温夏懵的,无措地看过去,乖顺道:“听到了。”
    左苍抱着背包,转头对上她粉嫩精致的脸蛋,薄唇微动:“你这是着急回去找谁?”
    温夏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为了让他先方便下车,把车停在了电梯口。
    她柔声说着:“没有,我怕你拎着东西沉,就想先把你放下。”
    左苍的心情舒展了些,指着前面,语气微凉:“30公里拉练背的包比这还沉,你当我在里面吃闲饭的。”
    温夏转动方向盘,心中有所触动,和他结婚那么久,她好像都没有关心他的生活。
    都没有问过他累不累,忙不忙,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温夏妈妈曾叮嘱过她,要关心自己的丈夫,不要让他在外面感受不到妻子的爱,容易思想发叉。
    没想到到最后,竟是她思想开岔的厉害。
    *
    安检处,温夏突然抬手牵住了左苍的,眼神温柔,语调轻缓:“老公,等科室不忙了,我排休去找你吧。”
    左苍内心涌过一阵暖流,反握住她的,没好气道:“不叫左苍了?”
    温夏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缠绵了会。
    她附在他耳边说:“老公,我爱你。”
    左苍一把将她拉入怀,环抱住她,箍紧。
    她从未如此动容地跟他说过爱字,婚礼仪式上的宣誓更像是台词,他曾想不知何时才能听到她的真心话。
    后来回来发现她的不对劲,也逐渐意识到她许是从来没爱过自己。
    揉着她的头发,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老婆,我也爱你。”
    铁汉柔情,大抵如此。
    温夏双臂环抱住他,低低喃喃:“妈说要给我在你那边安排个工作。”
    左苍心跳得厉害,她听得清清楚楚,他没开口,只是低头亲吻她,耳鬓厮磨。
    离别的机场饱含伤感,素来冷淡的温夏,在他转身走进检票口时,眼里蓄满了眼泪。
    *
    回到市里的温夏闷闷不乐地坐在咖啡馆,偶尔会透过玻璃看窗外,会想左苍有没有下飞机。
    给他发的消息尚未回复,应该是还没到。
    周塔倒是问她在哪了。
    温夏抱了位置,撑着半边脸,看天空,有些伤感。
    周塔刚到没多久,左苍的消息也到了。
    “到了。”
    简单的两个激起了温夏心中的涟漪,想到左苍走时的交代,她告诉他,周塔过来陪她吃饭了。
    许久没回复,她以为他生气了,解释了句:“就在外面逛逛。”
    周塔看她这么小心翼翼,有些醋意上头,揽住她的细腰,不顾大庭广众,直接吻上了她诱人的红唇。
    “宝贝,你那么在意左苍的感受,怎么不想想我,前几天你跟他做爱的时候,我都没舍得打扰,现在他回去了,你应该是我一个人的。”
    他继续说:“身心都该是我的。”
    温夏羞红了脸,机场里的誓言还没坚守,这边又要她的身心。
    “宝贝。”他喊她,柔情四起。
    温夏仍然喜欢周塔的温柔体贴,还有些稳重,她攥住他的手,深深地凝视着他的眼睛:“我答应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要告诉他。”
    周塔看着她娇羞的模样,产生了些奇怪的欲望,白日宣淫。
    牵住她就往车库走,熟悉的温度和气息扑鼻而至,滚烫的唇热辣地贴在她的唇上。
    “宝贝,叫老公。”周塔的唇贴在她的唇上,轻声低语。
    温夏整个人软在了副驾驶位置上,任由他吸吮着她的舌头。
    情欲的大门一旦打开,人的欲望总是无尽的。
    手机叮了下,温夏知道是左苍,和周塔对视了眼,眉目含情道:“让我先跟他说声,然后我们回家——”
    周塔拿起手机解锁,扫了眼屏幕上的字,递了过去。
    左苍的微信消息——好,咱妈说给你安排的工作你有想法吗?
    周塔狐疑地问:“你要去他那里?”
    温夏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要回复什么,看到周塔质疑的目光,她知道这一定不是好的决定。
    “我说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受,我开始以为他是淫妻癖,就我们一起做完,他抱着我做爱的时候,他温柔得让我沉醉在他的世界里。”她扬起脸看周塔,接着说,“周塔,我也爱你。只是这是不一样的感觉,我们可以随时见面,他可能见我要很久很久。”
    周塔眉眼温柔,额头低在她的额头上:“我明白你的意思,不想亏欠他太多。”
    温夏伸手抱住了周塔,埋在他的肩膀上:“好想结束这种异地恋,和你和他,都不要。”
    周塔揉着她的头发,安慰着:“没关系,我也可以调到那边去,别伤心了,你为他这样,我心里还有些吃醋。”
    “周塔。”温夏轻声喊他的名字,眼神极尽温柔,周塔忍不住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热吻绵延,温热的掌心慢慢伸入睡衣,揉弄着她的胸乳。
    温夏这几日被两个人玩弄的得身体格外敏感,身体火热,兴奋感直逼大脑,樱唇微张,任君采撷。
    他引着她的手抚摸着已经硬了的肉棒,来回抚弄。
    叮,微信的提示音。
    周塔轻轻在她的腰间抚摸,眼神深邃温柔:“宝贝,报备给左苍,说我想你。”
    温夏的手还摸着他的肉棒,场面有些淫乱,她尴尬得想抽回手,又被他压着,拿起手机递过去给她。
    她指尖微颤,解开指纹锁,屏幕上是左苍临走时设置的屏保,两人的合照。
    左苍的消息——跟他在做?
    她不知回答什么,周塔快速在她的表情包里找到了嗯嗯嗯的表情。
    左苍回得很快——嗯。
    周塔给她拢好衣服,坐回驾驶位,发动车子。
    车上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她纠结了会,开口:“为什么,你会愿意?”
    “愿意什么?”他目视前方,优雅地转动方向盘。
    温夏在脑中寻找更适合的词汇,想了会儿,说:“分享。”
    “3P吗?”他说得倒是直白,“左苍说,他少精症,可能没有孩子,不想你有太大压力。”
    他停顿了下,寻了更好的答案来回答她:“借精生子。”
    借精生子完全不必三个人一起,她的眼神露出疑惑。
    “3P是为了给你更好的性体验,对左苍这个大胆的想法,我持认可态度,我爱你,他也爱你,双重的爱可以给你更好的体验感。”
    温夏脑子热乎,脸也跟着烫起来。
    手机叮了下,缓解了温夏内心的狂热,她是过上了一妻多夫制的生活了啊。
    是左苍的消息——老婆,我想你了。
    心中哪能不动容,那个硬汉,从结婚到现在,从未在她面前这样的姿态。
    指尖快速划过,一行字出现在屏幕上。
    ——老公,我也想你了。
    周塔在等绿灯的时候,把她的手牵住,柔声说:“我和左苍商量了下,准备买套房子在你名下,到时就不用担心她妈骚扰你了。”
    温夏木讷地点头,后知后觉,撇过头,侃道:“是你们怕被人发现吧。”
    周塔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翩翩君子。
    让温夏想到了一句古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手机那端的左苍盯着屏幕上的字,嘴巴咧着,指导员远远看过去:“左公子回家一趟,回来可以说是春光满面啊。”
    “X生活得到满足了呗。”有人接了句。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