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休假
底色 字色 字号

[1]休假

    温夏和左苍结婚两年了,因为工作原因聚少离多。
    刚下夜班的温夏收到了左苍的消息,他休假了。
    神情恍惚地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想起上次休假,她刚从机场接到他,就被他拉着在后座上操弄,弄得车上到处都是水。
    温夏夹了夹腿,手指无意识地下移,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渴望时,赶紧移开了手,快速回了左苍的消息——好。
    *
    温夏弯腰换鞋时发现鞋柜边的男鞋,抬头看向客厅,男人朝她摆手:“过来。”
    温夏已经有叁四月没有见过左苍,他们是高中同学,毕业实习时,她去了军区医院,当时他刚好受伤,脾气暴躁,换药水这种事情自然是实习生的活。
    适逢术前备皮,有人抢着要去做这件事,温夏乐得其所。
    只是,左苍说要自己备皮。
    晚上她跟着老师夜班,被左苍呼叫过去,他递过去备皮刀,从容地脱下裤子,露出大鸟,她慌得背对过去。
    他说,听说你是实习以来还没给人备过皮,我给你当试验品,你还不乐意?
    温夏气鼓鼓地离开了病房,脑中挥之不去的他的鸡巴,虽然她学过解剖学,看过黄片,但见真的大鸟,还是第一次。
    直到出院,温夏都没搭理左苍一句。
    后来,温夏凭借自己能力考进了市第一人民医院。
    到了适婚年纪。
    左苍休假,不知是谁给温夏妈妈说了这门亲事,温妈看了照片很是满意,当天就安排了左苍到家里吃饭。
    饭间听闻左苍与温夏是同学,就更觉得是亲上加亲了。
    温夏以为左苍不过是为了迎合父母才会来她家吃饭,送他出门时特别礼貌地说了抱歉。
    左苍不如当年刚毕业时见到的那样,如今身上涣散着成熟的魅力,温夏跟他说话时,心跳莫名地有点快。
    特别是他直直地看着她的时候。
    *
    温夏从高中开始就很喜欢左苍的朋友——周塔。
    那种暗恋萌生的嫩芽扎在心底,不停地滋生,彼时胆小懦弱,不敢开口,只能默默地喜欢着,甚至觉得配不上那么优秀的周塔。
    而左苍,相较于周塔的优秀,他是那么的顽劣。
    若不是家境优越,背景雄厚,他能有什么样的成就。
    媒婆不停地说左苍在部队有很好的发展,嫁给他做军嫂,对温夏在医院的晋升很有帮助。
    左苍也说嫁给他,没有什么不好的。
    温夏嫁给左苍时,心里藏着的是对周塔浓烈的喜欢。
    婚礼上,周塔西装革履,温夏觉得自己好像嫁给了周塔,而不是左苍。
    *
    见温夏愣神,左苍继续拍沙发旁边的位置:“过来。”
    温夏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他的欲望都在眼睛里,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烧,换好鞋说:“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饭。”
    左苍速度很快,快到温夏根本来不及反应,人就被按在了鞋柜对面的墙上,即便是夏季,后背仍是冰凉。
    男性气息雄厚,温夏推了推他的胳膊,故作镇静地说:“我先做饭。”
    “做什么饭?这么久不见,没想我?”左苍毫不理会温夏的推攘,隔着薄薄的T恤揉着揉捏着她胸前的饱满。
    温夏的脸越来越烫,眼睛不敢去看他英俊坏笑的脸。
    其实左苍长得应该比周塔要帅,左苍相较于周塔,不够温柔,不够绅士,加上常年的军营生活,糙汉子一个。
    “我给你做饭。”
    左苍微微向后退了一步,温夏以为他放弃了,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她还没站稳,人又被他抱住,嘴唇贴压在她的柔软的唇瓣上,力道很重地吮吸着,舌头在口腔里搅拌。
    温夏虽说不喜欢这样的粗鲁的强吻,可偏生身体因为这吻变得更加柔软了。
    “我还没洗澡。”她支支吾吾地说出这句话,半推半就的女人最性感,左苍的欲望史无前例地膨胀,将她紧紧抱进怀里,她娇小的身子紧贴着他,脚尖敲立,满脸通红。
    “几个月没见,没想我?”
    见面以来的第二次问话,不像是情侣间的温言细语,在温夏听来,更像是男女情爱间的暧昧罢了。
    她不回答,他也没多在意。
    湿吻着她的脸庞,微微撑开她的双腿,手指摩挲着内裤。
    两人纠缠了近十分钟,她明显可以感觉到身下湿腻。
    他放开她,站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打量着她漂亮的脸蛋,曲线玲珑的娇躯,她躲避着他的打量,转身准备去厨房看看冰箱里有什么食材。
    忽的背后那双有力的手,拦腰将她抱起,不费吹飞之力。
    她慌乱地搂住他的脖子,只听他说:“心不想我没关系,人想我就行。”
    他每次回来,几乎每天都要做个几次,浑身犹如使不完的劲。
    温夏多少知道他的性子,没再矫情,温顺地说着自己要先洗澡。
    刚进浴室,左苍突然开了门从后面紧紧地将她抱住,热吻在她颈间蔓延,她没料到他会闯进来,毫无准备的她被吻得酥软。
    他脱掉她刚才脱了一半的胸罩,白嫩的乳房暴露在视野中,他坚挺的肉棒慢慢变大,蓦地她被报上洗漱台,他急切粗鲁地脱下了她的内裤。
    手指插进长久未经过滋润的阴道,她搂住他的脖子,发出猫叫般的呻吟声。
    “嗯...”
    他的手指来回拨弄,水汁越来越多,盯着她娇媚的神情,他已然无法忍受,裤子褪至脚边,挺着硕大的阳具,一挺而入,动作急切。
    “啊...疼...疼...”充斥阴道的疼痛渐渐被充实的饱胀感取代。
    然而那如同猫叫般的可怜呻吟,更是刺激着左苍的神经,撞击的速度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撞散,他的声音沙哑,喊出她的名字。
    “还疼吗?温夏。”
    她并不觉得疼,反倒有种异样的舒适感,就像是被热浪包围,渴望他更快更猛的抽送。
    左苍手捧着她的臀瓣,发觉尽管暖灯已开,洗漱台仍旧冰凉,双手用力捧起她的臀瓣,肉棒因这动作更深了几分。
    温夏仰着头,咬唇呜咽。
    左苍抱着她的臀,抬起,往下压,她颤抖的双臂抱住他,生怕掉了下去。
    他笑着命令她:“开门,我们出去做。”
    温夏听话地打开了门,他坏笑着踱步到客厅,她下意识地拒绝:“回房间,左苍,我们回房间...嗯..好不好...”
    左苍没理会她的话,将她放在沙发上,趴在她的上面,腰肢和臀部奋力拱弄,她的呻吟声忽急忽缓,快感如同暴风雨来临般的猛烈。
    她无法自持地尖叫出声:“啊...不要...左苍...我受不了了...啊...”
    他将她的腿禁锢在自己腰上,她似乎明白他的意思,用力夹紧,于此同时,阴道里猛然收缩的力道,让他有了强烈的射意。
    为了回来和她酣畅淋漓地干一场,他这半个月连五指姑娘都没用过。
    腰身奋力猛地耸动,轻喊了声什么,温夏没听见,但她能感觉到他很舒服,刚才那声低吟是男人的呻吟声。
    左苍的声音很有磁性,呻吟的嗓音沙哑,很欲。
    温夏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都是关于在她身上弛聘的男人的。
    她的身体越来越软,有时觉得在天上,有很多云,有时觉得水里,有很多浪,有时觉得在沙漠,有很多太阳。
    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急促的动作,粗重的呼吸,如同黑夜的野兽,充满了力量。
    阴道痉挛,她的脚丫绷得笔直,搂住他脖子的手缓缓松开。
    他渐渐倒在她的身上,阴道里热流涌出,精液夹杂着高潮分泌的液体,流淌在沙发上,她根本无力去管。
    左苍拍了拍她的脸,发现她昏了过去,伸手摸下半身,早就被淫水沾湿了。
    左苍嘴角露出笑意:“真没用。”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